找不到正職的年輕人

找不到正職的年輕人
找不到正職的年輕人圖╱美聯社

歐洲找工作大不易。儘管歐洲經濟已在改善,但復甦力道仍不夠強勁,企業聘雇仍以臨時約聘為主。影響所及,年輕人被迫不停地換工作、找工作。

■Three years ago, I had dreams, ambitions for a great career. But right now I have nothing. It's hard not to feel a sense of burnout or depression sometimes. If I was the only one this was happening to, OK, but most of my friends are in the same position.

 
 

23歲的凱羅尼米(Ville Markus Kieloniemi)畢業於芬蘭一所大學,主修財金與會計,心想以自己的學歷和身分,應該不難在專業領域找到一分正規的基層入門工作,可惜歐洲求職大不易,投遞了不少履歷卻石沉大海。

接下來3年他換了8個工作,包括旅館櫃台接待員、男子服飾店的銷售員等,而且都是臨時約聘性質,不僅讓他受挫,也讓他在經濟上備感壓力。

高成低就的求職環境

凱羅米尼說:「我的工作很難讓我理財、買房,更別提職涯。隨時都被壓力包圍。」他為了要增加自己履歷的份量,便答應了無薪工作,也樂於遠赴紐約、西班牙實習。

儘管歐盟經濟終於走出2010年以來的陰霾,開始復甦,但是經濟成長力道依舊薄弱,失業率仍高出美國將近一倍,所以超過一半以上的新增工作機會屬於臨時約聘性質,因為許多企業經過歐債危機之後,顯得小心翼翼,也不敢大量聘雇正規員工。

根據歐洲勞動法,正規員工較難資遣,相關福利成本也較高,所以臨時工、派遣工對雇主而言更具吸引力,不僅低薪的倉管人員如此,就連專業的高階工作也完全不例外。

影響所及,年輕人的人生就是不斷地換工作、找工作。自信被自我懷疑取代,職涯前景愈來愈黯淡,結婚生子被迫無限期延後。

儘管他們感激雇主願意給予他們歷練的機會,但是同時也不滿雇主對他們招之即來揮之即去。

35歲的希思科(Alessandra)是腫瘤科醫師,2012年被迫離開義大利家鄉到外地找份穩定的工作,但是歐洲經濟停滯,她只能擔任短期的約聘工,每次為期3-5個月。

她說,不管是私立醫院還是公立醫院,正職缺往往會優先給勢力龐大的家族或是給那些與醫院高層有關係的人。

她說:「我老是在找工作。一天到晚都在修改履歷,這成了我人生的寫照。工作與工作之間,沒有專業累積,薪資又偏低。」她說,她打算爭取到紐約醫院實習,至少還看得到一些希望。

有才有能卻有志難伸

36歲的英國人米伊(Sam Mee)在研究所主修社會分析,原本以為畢業後可如願進入研究社會行為或趨勢的非政府機構,然後買房、娶妻、生子。

歐債風暴前,他和女友搬到荷蘭阿姆斯特丹,想在這裡立業成家,但荷蘭逾20%工作是短期約聘工,他根本沒機會在本業上找到永久的全職工作。現在約聘受雇於一家公司,負責催收逾期帳款。

短期約聘人員的比例近年在歐洲快速成長,原因不外乎雇主希望能更有彈性地解雇或雇用員工,以及節省龐大的薪資與福利支出。

據統計,光是西班牙去年就多達1,800萬個臨時約聘的缺,反觀永久性的正職缺僅有170萬個。

米伊沮喪地說:「你覺得自己被困住了。明明還很年輕,可貢獻的東西很多,但沒有人給你機會。」

(工商時報)

創作者介紹

大孩子老師偏鄉課輔營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