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苦啊!青貧族、流沙中年與下流老人

2016-12-15 01:15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2016年度代表字票選公布,「苦」為年度代表字。 記者曾吉松/攝影
2016年度代表字票選公布,「苦」為年度代表字。 記者曾吉松/攝影
去年,民眾期待著「換」;今年,民眾吐露了「苦」。台灣的年度代表字,如實反映著社會的集體心情。人民活得很辛苦,官員也被罵得很痛苦,不管朝野與藍綠,不分階級與年齡,台灣社會瀰漫著苦悶的心情。

最能反映這個問題的社會病理切片,應是逐漸淪為貧困世代的「青貧族」。不過半年多前,蔡英文總統在其文青腔的就職演說中,圍繞著年輕人的處境鋪陳了一個美麗的許諾;但幾個月來,「一例一休」修法過程中,青年與勞團竟成執政者急欲甩掉的包袱。在重重鐵柵、層層警力以及藍綠衝突中粗暴通過的勞基法,執政者自得於勞工「看得到吃得到」,並稱嘉惠資淺勞工;但在青年與勞團看來,執政者不僅靠攏資方、背棄夥伴而毀諾,更將造成打工族減薪,及全體勞工工時增加,反加劇了青年貧窮化的困境。

正是「青年貧窮化」的狀況,使得「一例一休」的修法宛如在年輕世代悶燒的野火上添柴澆油,讓青貧族更加憤怒。卅多萬名學生還在校園裡,就開始背負學貸;駝載著二、三十萬元貸款走出校園後,面對的是倒退十六年的起薪。根據一○三年的勞動部調查,卅歲以下青年勞工的平均月薪不到二.九萬元;台經院的最新研究也指出,約三分之一的上班族每月領的薪水不到三萬元。從教育商品化到薪資停滯,從只漲不跌的生活消費和租屋價格,到經濟發展果實分配向資方傾斜,都把許多青年帶向「窮忙」的貧困化處境。

年輕人一旦掉進窮忙與貧困的輪迴,再往前走,可能背負著沉重的家計,在失業危機四伏的貧窮漩渦中載浮載沉,陷入「流沙中年」。若更往下走,就可能變成日本所謂又老又窮的「下流老人」,那將是不堪想像的情境。這些說來,聽似聳人聽聞,卻也是個可怕的預言。如果不讓夢魘成真,關鍵在政府如何從教育、經濟與分配等層面下手,提供誘因、改變制度,把年輕世代拉出貧窮的泥淖,避免整個社會墜入集體貧窮的循環。

對此,教育部和勞動部在教育層面端出的對策,是以蔡英文「先工作再念書」構想為基礎的「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以及職涯輔導等配套措施。不過,外界除質疑無法真正解決升學至上、技職空洞化等教育沉痾外,也擔心此舉將只是給簡單低階職缺輸送廉價勞工。在經濟層面,行政院則有「五加二」產業的百億旗艦方案以及上千億的科技發展預算規模;不過,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其實已二度說了重話,除提醒莫忘半導體等老產業,也批評政府大談企業轉型,卻讓業者自己摸索,不理企業在外面哀號。而在分配層面上,青年團體更不滿蔡政府不顧企業獲利盈餘占GDP比率上升、受雇者薪資總額占GDP比率下滑的分配失衡事實,繼續倒向資方,加劇青年貧窮化現象。

半年前,當蔡英文說:「我們的年輕人處於低薪的處境,他們的人生,動彈不得,對於未來,充滿無奈與茫然」,可謂說到了青年的苦。半年後,當蔡英文說為經濟轉型不得不砍假的痛苦,卻被青年們當成惺惺作態。當青年們痛批民進黨為勞工的敵人、宣告與民進黨徹底決裂,更宣布不再信任蔡英文、甚至不再信任這個政府時,對於蔡英文「改變年輕人處境」的承諾而言,不啻是莫大的諷刺;而青年們對現況灰心、對未來沒有期待,其實更是國家發展的莫大危機。

觀光慘澹、企業哀號、軍公教徬徨,而且藍苦綠悶。藉由一個年度代表字,民眾痛苦吶喊,卻不知執政者能否有感於心?尤其,從「青貧世代」陷入「流沙中年」、預約「下流老人」,這會不會是我們的孩子窮忙一生的寫照?這個國家確實苦悶,執政者要能苦民所苦,人民才會有苦盡甘來的希望。

 

蔡英文下流老人流沙中年青貧族
創作者介紹

大孩子老師偏鄉課輔營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