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全球化新階段 掌握新脈動

2016-11-30 03:36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爆料,他與蘋果執行長庫克通過電話,向他表示若蘋果能夠回美國設廠,會考慮對蘋果大幅減稅。對於川普的呼籲,庫克僅簡單回應:「我明白。」川普並非第一個批評蘋果將生產移往海外的人。2011年2月,歐巴馬曾詢問蘋果已故執行長賈伯斯:「要怎樣才能讓iPhone回美國生產?」賈伯斯回答:「這些工作機會是不會回到美國的,因為只有中國勞工可以在三天內輪班趕出200萬支iPhone。」這兩段故事,加上川普誓言要終結TPP在國內外引發的巨大震撼與爭議,都顯示了長久以來的全球化終於走到了困境──進退維谷。

近代全球化從18、19世紀的英國主導,到20世紀以來的美國主導,算一算也有兩、三百年了。這個過程,是全球化的第一個階段:「正」。所謂「正」,是指全球化基本上是全面快速地向前推進,儘管在這個漫長階段中,經常有不少反對全球化的現象出現,但總體上,還是難以對抗全球化大浪潮,兩股力量的對撞,最多就是出現一些泡沬,最終還是被吞噬於大潮流之中。

這個「正」的階段大致又分為兩個進程。前一個由英國主導,主要是重商主義加帝國主義加殖民主義,所以普遍出現了剝削與被剝削的現象,也自然對全球化產生對抗,具體表現在二戰之後全球風起雲湧的獨立運動及反殖民現象之上。

英國之後,接下來的主導者換成了二戰結束之後的美國。時代不同,美國不能再搞殖民主義,換成了霸權主義。其綜合內容包括了美元霸權、美軍霸權、美國價值霸權,各種手段相互為用,目的都是讓所有落後國家打開大門,讓美國長驅直入,憑著優勢的核心競爭力,無止境地吸走這些國家的資金、人才、資源,除了一開始在這些國家也創造了一些就業與繁榮外,接下去,給他們帶來的往往更多的是生態破壞、環境汙染及對傳統價值、風俗與信仰的衝擊,這當然會產生許多反思與反抗,但這些地區本身實力不夠,為他們站出來打抱不平的是國際間一群正義之士組織的NGO(非政府組織),於是很長一段期間,只要是帶有全球化色彩的組織如WTO、APEC、G7開會,就會引來一大批NGO人士進行抗議。但基本上這些行動還是阻止不了全球化的大趨勢。一直到公元2000年,全球化無論是英國主導還是美國主導,始終都處於「正」的階段。

拐點出現在2001年。進入到新世紀之後,一連串因全球化而產生的副作用蜂起群擁地在美、歐等發達國家出現:(一)全球化必然導致的文明衝突,通過911事件及恐怖活動頻繁爆發;(二)原本是將汙染輸出到落後地區,卻發展成全球暖化,反撲到了發達國家本身;(三)發展中國家得到了資本與技術,加上當地的其他廉價生產要素之後紛紛成了生產基地,搶走了發達國家的就業機會;(四)全球化在各地導致的貧富惡化引發了政治動盪並產生了難民問題;(五)難民問題又加劇了發達國家原本因為移民問題就存在的社會矛盾。所有這些,就匯聚成了近來出現的英國脫歐、美國川普現象以及後續將出現的許多西方國家右翼政黨的興起。這些紛至沓來的反全球化力量與早前的NGO不同,它們是會真正動搖或改變既有的全球化大趨勢的,故可謂之「反」。

按照辨證法,正之後為反,是必然;反之後,則為合,也是當然。那麼接下去的趨勢又怎麼看呢?全球化如果出現了「合」,主導者又將是誰?

就現在形勢看來,全球化走勢的下一個階段很有可能是中國主導的新版本,核心內容是一帶一路、RCEP,甚至是一個更大範圍的FTAAP,其主要特色是:在商言商(少碰政治)與基建(高鐵、港口、亞投行)並行;進而以「天下主義」體現出平等、包容與相互增長。

從19世紀英國的殖民主義,到20世紀美國的帝國主義,再到21世紀中國的天下主義,這即是全球化的「正.反.合」。

 

英國脫歐川普蘋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孩子老師 的頭像
大孩子老師

大孩子老師偏鄉課輔營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