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不願面對的真相 20萬學生淪為下流世代

「我從一、二年級開始功課就很有障礙,每次放學都被留下來到三點半再回家。」「三、四年級時,午休我都坐在特別位,老師請其他同學教我功課,可是還是救不起來。」外形可愛的新北市竹圍國中一年級學生王美英(化名),談起最弱的科目時,皺著眉低下頭去。

近來因替臉書抓漏獲得獎金而聲名大噪的資安程式高手張啟元,高中以前是被教育遺棄的孩子,明明有資質卻被學校放棄;「我以前常覺得自己很失敗,小學三年級剛開始上英文課的時候,我心想為什麼我的程度差這麼多?」他說。

今日的日本正因「下流老人」現象而預警發愁,指的是「收入少、存款少、可依賴的人少的銀髮族,但明天的台灣,會不會有孩子成為明日的「下流世代」呢?

情況之嚴重,連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院院長許添明也敲出警鐘:「台灣有20萬個學生等待失敗!」教育,已淪為社會不平等的產出器。

教育程度M型化
台灣,比其他國家都嚴重

每4年舉行一次的「國際數學與科學教育成就趨勢調查(TIMSS)」2007年測驗顯示,台灣小四學生未達初級(最低一級)的比率約僅1%,但過了4年,這批學生上了八年級(國中二年級),未達初級的比率提高為4%,4年期間約增加3倍,而這些數學學習成長緩慢的學生,通常也是家庭社會經濟地位較低者。 

事實上,台灣學生整體數學表現優異,11年有將近一半高於進階(最高一級),「但從小四升到八年級之後,學生之間的數學表現懸殊程度劇烈擴大,這是台灣特有的教育現象,而且是發生在學校內或班級之內。」懸殊的程度是新加坡的2.3倍、美國的2倍、香港的1.8倍;「這是因為有一部分功課好的學生在外補習,但落後的同學沒有進步,班內學習表現差異增加。」

救落後學生 更對經濟有利

每3年進行一次的全球性15歲學生「學生能力國際評量計畫(PISA)」,12年評比結果也顯示,台灣有12.3%的學生,無法答對「具備參與現代社會運作所需的基本學力」的試題。

「OECD計算,如果台灣所有學生在2030年都具備基本學力,國內生產毛額GDP將增加8520億美元,約是目前的8成,表示投資弱勢者教育不只維持社會正義,更可以提高經濟產能價值。」許添明說。

對於學生表現懸殊,尤其後段學生人數增加,教育部曾經提出各項補救政策,但成效有限,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問題1》
資源錯置!成績落後學生多在「非偏鄉」

教育部每年近15億元的補救教學計畫,都是以原住民、低收入戶、新移民子女為主;但國際評比卻呈現出,需要拉一把的孩子,可能是中低收入戶或城鎮的學生。

問題2》
補救教學成效有限,易澆熄學習熱情

例如荷蘭、芬蘭的老師會在課堂上直接做補救教學,例如課程最後留10分鐘,把落後學生找來特別教學,其他學生寫作業,更重要的是,老師們有設計補救教學教材的能力;教育部應可效法,並多培養補救教學的專業教師。

問題3》
學前教育資源不足,弱勢小孩剛起步就輸了

許添明指出,「90%的人腦發展介於0到5歲, 我們卻將90%的教育經費花在5歲以上。」相對於我國國民教育向上延伸3年,近幾年世界各國反而向下延伸,南韓即提供3歲孩童免費學前教育。台灣在14年起提供5歲幼兒免學費,但只是將原來的家戶學費支出改由政府補貼。

問題4》
孩子沒有學習目標,不知為何而學

台北市大同區雙蓮國小老師郭俊成,最近讓孩子自訂題目在學校做一百人的街訪,有一組主題是:哪個科目對未來最沒有幫助?前一、二名竟是自然和數學,各占%39和33%。

學生發表時說,希望課程內容多和生活作聯結。

問題5》
教學無差異化,不合框架的學生只能出走

「國中性向測驗,我的空間、藝術都是滿分,但這些不考;我的語文數學很低,就被說『功課不好』。我有興趣的美術、家政課都被拿去考試,我和同學的差距越拉越大。」資安程式高手張啟元,對僵化的教育體制餘悸猶存。

無差異化的教學內容,缺乏彈性的制度設計,讓不合框架的學生只能選擇出走,尋求自學或體制外學習,甚至成為中輟生。提供「有品質的教學」,是搶救20萬名後段學生應該努力的目標。520即將上任總統的蔡英文,聽到學子的心聲了嗎?

(本文部分資料由台灣大學系統—台灣大學、台灣師範大學、台灣科技大學提供)

 
 
 
 
 
 
創作者介紹

大孩子老師偏鄉課輔營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