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丙喜》正視教授逃離潮

黃丙喜》正視教授逃離潮
台灣各大學充滿著教授逃離潮的古怪氣氛。(示意圖,大學校園,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各個大學從北到南、由東到西最近充滿著教授逃離潮的古怪氣氛。誰都知道誰正在洽談海外教職,而誰又已經聘書在握,準備下學期就跟台灣說再見,離開這個失望已久的島國。

 

這些當年熱血澎湃的博士們,大部分都是2000年前後返台,在國立大學辛勤奮鬥了15年後,終於當了正教授。最近的年金改革掀起了他們失望情緒的鍋蓋。

說來也是知識分子的悲涼。在國立大學從取得博士的助理教授升到正教授,正常都要花12年到15年左右的時間。在國立大學任教的薪資是採公務員制,無分醫農工商社之別,職級一樣就薪資一樣,那怕你是台大醫學院正教授,按現薪制,本俸最高就是7.5萬元,助理教授3萬多起跳。

本俸之外還有研究費及超課費呀!話是沒錯,但超課費,對不起,近年來僧多粥少,早有限時規定。研究費呢?教育部最近規定專案計畫的主持人及副主持人皆不得請領。

國立大學高唱教授治校,其實是校長、會計主任和人事主任三首長制。因為每年的學校總預算2/3來自教育部,而管錢的會計主任和管人的人事主任都是教育部官派。近幾年國家財政愈來愈壞,掌管人錢大權的教育部又非常懂得用各種KPl名目來增長自己的威勢。大學教授排排站列隊歡迎教評委員不是什麼新鮮事,研究費和超課費能省則省吧!

搞個行政職呢?國立大學一位系主任的每月加薪是2萬元。有增就有減,研究和超課都受實況影響而減少,加上一些交際應酬費用無法報銷,實際上收入是不增反減。

中東、港澳和大陸地區的教授年薪超過500萬已是常態,國立大學教師們當然絕大部分都能安貧樂道。問題是退休後的年金已經砍到6成,國家的發展前途茫茫,關係著他們前途和樂趣的教學及研究環境又愈來愈不樂觀。原因是國際SSCl和SCl論文發表為教授升等的必要指標,但研究生素質和投入卻愈來愈低,還不如去國際大學會有相當的資源。

知識分子不只是社會良心,更是國家進步的腦力。人才外流是大事,我們不能輕忽這波教授逃離潮!

(作者為國家公益發展協會理事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孩子老師 的頭像
大孩子老師

大孩子老師偏鄉課輔營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