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網》請問詠然 誰是「他們」?

詹詠然
辛吉絲與詹詠然在比賽中交談。(資料照, 新華社記者王迎攝)
美網記者會,詹詠然與辛吉絲。(林茲慧攝)

我還清楚記得,十年前詹詠然和莊佳容打入美網女雙決賽的情景。因為坐在中央球場看比賽不知有多少次了,終於看到自己國家的選手在美網最高殿堂中出賽,同感驕傲。十年後,詹詠然捲土重來,和辛吉絲搭配,我又有幸親眼目睹。兩人合作天衣無縫,詠然終於拿下了生涯第一座大滿貫冠軍。

 

真是恭喜詠然。在場上實力充分展現,沒有話說。

可是,場下?賽後的記者會,小貓兩三隻。這麼大的一個盛事,出席的亞洲記者屈指可數。

 

為什麼?因為在兩詹的記者會上,華媒記者們共同的感覺是被當作「次等媒體」,我個人則感覺被當作「次等國民」。

每一位在大滿貫出賽的選手,賽後都必須出席記者會,因為選手們來自許多不同國家,包括費德勒、納達爾這些天王們,都是讓英語系記者們先問,問完了再讓其他說選手個人母語的記者群問。一向都是這樣。但是這一次,不管詠然還是皓晴記者會,都有工作人員交代,提問一定要英文,但是詹家兩姊妹的回答卻可以是中文。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新創舉。另外,不能問與賽事無關的問題。

為什麼?其實記者們沒有一個人知道。普遍猜測是應與世大運有關,但是由於做法過於粗糙,引發在場媒體整體上的反感。這樣幾場下來,出席詹家姊妹記者會的亞洲媒體越來越少,問問題的興緻越來越低。

一位在紐約媒體中最受敬重的記者,挺台灣選手是出了名的,我有一次提醒他,記者會要開始了,他揺搖頭説這一場與別的場次有衝突,所以可不必去。我心想,要是我可以不去,我也不想去。誰想去一個被「次等對待」的記者會?

我駐外多年,擔任過華府特派,就算是在白宮因為某件大事舉行的記者會,沒有人敢要求在場記者不能問與事件無關的問題。答案很簡單。記者有權問,你有權不答。彼此相互尊重,就這麼簡單。但是先壓抑記者,是一種費天王也不會做的仗勢凌人。另外,大會允許妳自己國家的記者,用妳的母語提問,這對妳的國家是一種尊重。妳為了要逃避一個不想面對的爭議,硬是把這個權益抺去,也是一個費天王都不會做的自我矮化。

後來,其中一場詠然賽後記者會,一位應是華媒記者搞不清狀況,一再嘗試用中文提問,一再被制止。等記者會結束,她當面問詠然,為什麼不能用中文問?詠然説「他們決定要這樣」。

他們?Seriously?有誰會去做這樣的要求?

獲得冠軍的記者會是在最大的一號採訪室,有專人主持。我用英文提問,詠然主動選擇用中文回答。所以主持人很自然地以為到了中文提問時間,問大家「還有任何要用你們語言的問題嗎?」我有些驚訝地問「可以用中文嗎?」不知內情主持人回說:「English portion is over, you are good!」(英文部份結束了,可以!)所以我開始用中文說了幾個字,然後看到在記者會現場詹家的人不知和辛然團隊身邊(不知是什麼身分)的人說了什麼。一位女性就跳出來說「要用英文!」場面非常奇怪。這也是連費天王也不會做的師出無名。

但是,這已證明了一點,大會完全按常規來,我有影片為證。這個只能用英文問的不合理要求是選手方面提出的。不是什麼「他們」。

為什麼費天王、納達爾這麼讓大家喜歡與崇拜?除了場上表現之外,場下為人處世受到媒體一致讃揚。他們誠懇,謙虛,有禮。對在場媒體一視同仁。但是你只要問得不好,他們也不會留情面。你永遠可以問,他們永遠可以不答。

詠然場上已經是冠軍了。好漢做事好漢當。若是已經覺得自己勢力到了可以予取予求的地步,為了一己之私不惜破壞常規,霸凌華媒。那麼就不要把責任推給別人。

「他們」?是誰!?Come on!

(中時電子報)

創作者介紹

大孩子老師偏鄉課輔營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