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治仁/當「真相急先鋒」在台灣

2016-10-03 03:30 聯合報 盛治仁

立法院財委會上周四解密兆豐金紐約分行匯往巴拿馬的所有可疑交易資料,由董事長證實「沒有一筆錢是從台灣匯出」。一個多月來,在媒體和政壇上傳出的消息,從馬前總統到蔡總統家人,乃至於國民黨洗錢或機密外交等指控,迄今都無事實根據。但一如往常,台灣社會在沒有基礎的情況下,讓兆豐案成為打擊異己的工具,虛耗了龐大的社會資源。這讓我想起了一部關於二○○四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新聞事件的電影「真相急先鋒」。

這部電影描述的是CBS招牌節目「60分鐘」在二○○四年報導準備競選連任的小布希總統,年輕時曾經運用關係加入國民兵,以避免去越南從軍,並享受其他特殊待遇。結果節目中引用的文件真實性受到質疑,製作團隊雖自認經過了多個來源查證與事實的交叉比對,還是無法證明該文件為真。內部調查結果是製作團隊被開除,當家主播丹拉瑟在事件告一段落後,離開了廿四年的主播台,並在一年後,離開了待了長達四十三年的電視台,製作人梅普斯被開除後再也沒有回到電視圈。

這部電影是根據製作人梅普斯的回憶錄改編,敘事立場偏向製作團隊,CBS新聞部則有不同的看法。本文重點不在探討事件的是非對錯,而在於美國媒體在報導事件的過程中,即使經過了一定程度的努力查證過程,最終還是要為新聞的正確性負責。而不幸犯錯的媒體人,即使不是故意,付出的代價是慘痛的。這樣的自律力量和社會他律的規範讓媒體人更加小心查證、論事有據。畢竟,監督他人的權力,伴隨著自我要求的責任。

在上周的美國總統選舉辯論時,希拉蕊不斷地邀選民去看fact check,暗指川普的很多說法不是事實。很多組織或媒體都提供這個功能,去查證政治人物的公開發言、訪問和新聞稿究竟符不符合事實。這次辯論完後,兩位候選人都有許多論述被媒體指出不符事實,提供選民參考。真正以事實不分黨派地去監督政治人物,才是媒體中立的意義。

反觀台灣,毫無根據的指控叫做言論自由,昨天才被事實證明亂說話的媒體人今天還在同一個平台上演出,不但沒有任何責任及後果,連個更正和道歉都不必要。我一直相信,體制會決定行為。我們容許不需負責的體制存在,就引導鼓勵不需負責的行為出現。

美國媒體不標榜自己沒有立場,重要選舉時各大報通常會在社論宣布支持哪位候選人及其原因,但是在報導時都還能大致遵守公平客觀的原則,不明顯偏袒。台灣媒體則都宣稱自己中立,但在報導時內容和篇幅卻明顯有立場,未將評論和報導的不同性質分開處理。

國民黨執政時,公共政策在媒體和社群網路討論散布的方式讓國民黨招架不住,一敗塗地。柯文哲市長和蔡英文總統執政迄今,面對的是相較於國民黨較友善的社群環境,但應該也感受到在許多連事實都難以釐清的情況下,如何能夠推動政務的困難。在野時的政黨會覺得這個現象是勝選助力,推波助瀾,開始執政後就會發現一樣會被反噬,結果怎麼得來的就怎麼失去。只有朝野一起改變這個亂象,否則誰來執政都很難走出新局,帶領台灣走出現在困境。(作者為雲品國際董事長)

創作者介紹

大孩子老師偏鄉課輔營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