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治仁/拚經濟 別再物美價廉了

2016-01-07 01:38 聯合報 盛治仁(雲品國際董事長)


最近有一千元一桶的美國爆米花在台灣市場出現,引起國內商學院討論,如何幫助台灣產品服務加值再提升,有信心與能力把東西「賣貴」。一千元一桶的爆米花,竟然還可以熱賣,這家公司已經成立六十六年,堅持以天然原料手工製作,有其產品市場區隔與特色。台灣也應該思考面對國際競爭,並解決國內薪資停滯的問題,如何提高附加價值,實為當務之急。

這讓我想起幾年前的一則新聞。有一家滷肉飯連鎖店將大碗滷肉飯漲了四元,結果引起媒體和網路撻伐,有人說這是國民美食,不應該太貴,也有網友從食材店租水電等成本面分析,說售價高於成本太多,不合理。結果公司負責人在社會壓力下道歉,並調回原價讓事件落幕。物美價廉,似乎是我們社會的共同價值。

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來看,值得我們深思。一方面一家企業真實的營運成本,不是非專業人士可以隨意評估的,例如員工福利、行銷公關、研究發展、培訓學習等支出,要做更嚴謹的研究。另一方面,成本,真的不應該是決定售價的唯一因素。

大家試想,「星巴克的咖啡vs.超商咖啡」以及「LV包包vs.無牌真皮包」兩個例子。如果只把製造成本和售價相比,許多長期經營品牌的產品,都可能都會被認為價格不合理。每一次新款蘋果手機上市,也都會有人拆解零件分析成本,然後得出手機賣太貴的結論。這樣的簡化,忽略了長期研究發展、區隔市場、提升品質及經營品牌的努力。

企業經營不能不重視成本的控制,但是如果思考的重點只放在降低成本,當成本降到一定的合理程度之後,再要努力降低成本,就可能會有黑心原料和產品的出現。如果努力創造出藍海市場,或至少在紅海中做出產品區隔,才能夠擺脫目前的困境。

台灣一向強調物美價廉,大家也都覺得理所當然。最近看到一篇報導,說德國基本上不相信物美價廉這件事,追求的也不是短期利潤最大化,但是希望用合理的價格和收益,創造出最好品質的產品。這樣的長期布局思維,讓德國產品在全球市場上可以用品質和口碑站穩一席之地。物美價廉,其實有環環相扣的影響。如果最後的產品要做到物美價廉,使用的原料、製作的過程工法、員工的薪資結構,都必須是物美價廉,這時就很難走出低附加價值、低薪資的循環。

不只廠商要提高產品附加價值,小至個人,大到國家,都必須思考這件事。就個人而言,如何加強自己的獨特貢獻和不可取代性,也是個人如何提升薪資的重要關鍵。自己在工作上,有沒有別人做不到,或至少沒做到的特殊貢獻,以及在人力市場上,是否很容易找到替代自己工作的人選,都會直接影響薪資。優秀的人才,企業絕對是搶著高薪禮聘。

就國家來說,整體的競爭力和國際定位也面臨一樣的難題。相對於其他國家的市場、技術、天然資源、人力與薪資結構,我們的產業政策,應該在現階段幫助哪些產業,並扶植培育哪一些未來性的產業成長,並增加整體國家品牌的附加價值,也是刻不容緩的議題。

整體來說,如何建立品牌、區隔市場、創造新價值、提升技術/服務及闡述故事等等,都是能夠為產品加值的作法。這一條路不容易走,就算希望這樣布局的廠商,也會有相當比例的失敗,但是長期來說,這是正確的道路,也是長期發展唯一的道路。(作者為雲品國際董事長)

創作者介紹

大孩子老師偏鄉課輔營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