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10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想保有記憶卡裡資料 專家:養成良好使用習慣

2017-09-28 09:59聯合報 記者黃寅╱即時報導
  •  

糟糕,晚上就要用到的記憶卡,現在怎麼故障了?還有人一邊喝著飲料一邊上網,一不小心,飲料打翻直接灑在鍵盤上,再滲進電腦裡,電腦硬碟和主機板就這麼掛了,若遇上有事待處理,還真是急死人了。

資料救援專家黃仁澤說,要拔取記憶卡時,務必先按退出鍵,等准許退出時再退出,否則即...
資料救援專家黃仁澤說,要拔取記憶卡時,務必先按退出鍵,等准許退出時再退出,否則即可能使記憶卡受傷害。記者黃寅/攝影
 

日前一件車禍糾紛案,後方車主為了取證,但發現行車記錄器影像遭覆寫,所幸未完全覆蓋,後來運用救援技術,仍救回了已覆蓋部分。

警方多年前偵辦震驚社會的千面人蠻牛下毒案時,嫌犯的筆電已經先被刪除過,但利用救援軟體進行還原,發現氰化物、恐嚇信等關鍵證據,而順利破案。

台中市快可立電腦維修專家黃仁澤說,記憶卡損壞分為軟體格式損壞和硬體損壞兩種,前者可以用修復軟體救援,但後者必須拆開來維修。

會造成軟體格式損壞,和民眾使用SD卡或是隨身碟時,常「熱插拔(不等按了電腦裡的卸除鍵,等候允許,就直接把卡抽出)」,或是卡還在電腦裡就重新開機習習相關,這都會使得記憶卡因電流不穩定而損壞。

再者,電腦和讀卡機會挑卡片,只要不相容,就無法讀取;若是電腦因久未用而受潮,也會造成SD卡或是隨身碟插入時,格式就亂了,資料也就無法讀取。

而硬體損壞最常見就是泡水或摔、折到,這時必須拆開來檢查,若是傷到了硬碟的核心碟盤,救援將十分不易,但如果未傷及碟盤,配對讀取頭又完好可配對,就屬仍可救援,而這些施救動作都得在無塵室裡以顯微鏡進行。

一般而言,救援費用是以記憶體的容量來計算,以SD卡或是隨身碟而言,32G以下的費用至少都要3至5千元,大型店則是從8千元報價起跳,若是另種微型卡,還得視情況收費3萬多到6萬多元不等。若是硬碟損壞,以500G而言,費用至少2萬元以上。

為什麼這麼貴?曾替中科院實驗室救援的專家指出,救援技術本身很專業,不易外傳,但更珍貴的是記憶體裡的資料。那些資料有可能是經過數億元研究出來的成果,或事關警方破案的關鍵。這時,能把資料救回來已是唯一必須考慮的。

黃仁澤說,常有人使用SD卡時,只要滿了就丟進了桌子裡,等下一次想再用時,才發現已經損壞,原因是SD卡隨意放在桌子裡,卡背面的俗稱「金手指」的粗條紋式金屬接面因為跟空氣接觸,時間一長就易氧化,卡也因此讀不出內容。

另在拿取資料放在另個空間時,應該儘量使用複製再貼上,等貼好了,再視情形要不要把原圖刪掉。

若是能把資料從硬碟或記憶卡中移出至光碟片上,放入防潮箱裡,一般可以保存10年,另或傳至雲端儲存,也是一種妥當的保存方式,但最佳的考量就是多重備份,免得因為單一的保存法出了意外,使得珍貴資料就因此而滅失,到時再悔恨都來不及了。

在電腦旁一邊喝飲料一邊工作,最容易因打翻了飲料而使主機板因滲水而受損。記者黃寅/...
在電腦旁一邊喝飲料一邊工作,最容易因打翻了飲料而使主機板因滲水而受損。記者黃寅/攝影
 
把記憶卡裡的資料轉存在光碟片裡,並做好防潮,可以保存良好10年。記者黃寅/攝影
把記憶卡裡的資料轉存在光碟片裡,並做好防潮,可以保存良好10年。記者黃寅/攝影
 
在電腦旁一邊喝飲料一邊工作,最容易因打翻了飲料而使硬碟因滲水而受損。記者黃寅/攝...
在電腦旁一邊喝飲料一邊工作,最容易因打翻了飲料而使硬碟因滲水而受損。記者黃寅/攝影
 
台中市快可電腦維修公司負責人黃仁澤說,多重備份是把資料永續保存的唯一方法。記者黃...
台中市快可電腦維修公司負責人黃仁澤說,多重備份是把資料永續保存的唯一方法。記者黃寅/攝影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孩子過度在意細節而拖延 怎麼辦?

2017-10-25 08:52寶瓶文化
 
 
文/王意中心理師

同組的成員們,個個圍在子旭的座位,有人沉著臉,有人雙手抱在胸前,還有人兩隻手用力撐在桌面上,等著看好戲。這回子旭真的快把大家害慘了。如果少了他那五百字的結論,報告交不出去,全組的平時成績也完蛋了。

「子旭,你說說看啊,這問題怎麼解決?」組長郁惠發難了,但語氣仍然沉穩。她知道情緒解決不了這燃眉之急。

「我發誓,我已經很努力了……」這話一出口,除了郁惠,眾人發出不以為然的噓聲。子旭吞了吞口水,繼續說:「我一直想把事情做到好,不斷上網搜尋資料。我一頁一頁地下載資料,仔細研究、思考哪些是我可以使用的,但我總覺得似乎還有更好的解答在下一頁。

「有時我會覺得自己關鍵字用得不夠正確,所以不斷地嘗試。最後,也耗掉了我好多的時間。」

「你說這麼多幹麼!」

「愛拖延的人總是有很多藉口。」

「直接報告老師啦!都是子旭的錯!」

「把這討厭的傢伙踢出我們這組啦!」

「就是嘛!踢出去、踢出去、踢出去。」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喧鬧著。

「子旭,我們沒有說你不努力,但重點是,你並沒有拿出該交的五百字結論報告。這讓我們交不出報告,不是嗎?

「我不想再聽你強調自己很努力,寫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不管怎樣,你要先寫下來呀!你不寫出來,沒有交報告,我們其他人就得再花時間來做這件事。重點是,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郁惠的一番話,子旭很想反駁,卻啞口無言。

「我、我、我……」子旭心裡很是掙扎,總因為那莫名的完美與對自我的要求,讓自己的進度總是落後。但是你真的叫他草率地把東西交出來,他也不願意。這回郁惠卻把他問倒了,子旭無法說服自己,當然更沒有辦法說服眼前這群同學們。

孩子拖延,心理師這麼說——

先求有,再求好

我們總是想把最完美無瑕的一次呈現出來,其實,如果沒有一個雛形,我們很難做進一步的調整,更別想要一步到位。

給孩子一個觀念:先想辦法把東西交出去吧!先求有,再求好,先做到有基本的六十、七十分,再進一步調整到八十、九十分。如果每次都要求自己一次就達到九十五、甚至一百分,會很辛苦,而且有時那是比登天還難的。

不存在的最佳狀態

我們常常把事情擱在一旁,只因為我們都還在想像、期待最完美的成果。我們總是在等待最佳的時間、最好的方法、最適當的狀態來臨,但是,這往往也使我們一再拖延、遲遲沒有動手去做。

關於拖延,有些孩子常常會說,因為他覺得自己「準備得還不夠」,看似有著高度的自我要求,非要達到「完美」不可,但是所謂「完美」究竟是怎麼定義的?孩子的自我要求要到什麼程度?他到底行動了沒?或者,完美其實已成了推卸行動的藉口?

過度追求完美的孩子,總是希望把事情做到最完美、準備到最充分,如同子旭,非把資料準備得非常周延齊全不可。然而,當他自己把要求的標準拉高了,反而會讓自己很難著手。時間一拖一擺,永遠都找不到那「最好的」時間點。

「一定要怎樣」、「應該要怎樣」,這樣的想法會成為讓自己裹足不前的心理阻礙;原先苦苦等著的所謂「最佳狀態」、「最適時機」往往不會現身,那終究只是存在腦袋裡的「空想」,而使孩子欠缺實際行動的能力。

別讓「完美」成為孩子拖延的藉口

有些孩子自我要求特別高,卻不合理。他們總想要達到最完美無瑕的境界,但也時常因此在一些細微的地方不斷鑽牛角尖,使得進度停擺,更因而困在遲遲無法完成的拖延狀態。

回想一下,過去經驗中,孩子所謂的「完美」是怎麼定義的?他有在這樣的標準下完成過什麼事嗎?是否都有在預定時間內完成,還是拖延了許久?

同時,也讓讓孩子清楚說明,這個完美狀態究竟需要到達怎樣的境界?自己的能力、實力和時間,是否與此境界吻合,還是根本遙不可及?

有時,孩子總是想得太多,習慣把事情考慮得太周延、太瑣碎,過度顧慮每件事情的細節,但也因而無法實際行動——別讓這樣的「完美主義」成為孩子不做事的理由與藉口。

接受有瑕疵的完美

對於過度追求完美的孩子,我們可以回過頭來想想,這樣的自我要求,究竟是來自誰的期待?

孩子對完美的想像,有很大部分來自大人對他的評價與期待。這些既定形象會在日常生活與學習中不斷強化,進而影響孩子對自身事物的看法。若想調整孩子對「完美」的定義,首先要檢視大人對於完美的反應。唯有大人自我覺察、調整了,才可能使孩子的既定概念逐漸鬆動。

當然,對家長來說,要執行總是會有些矛盾與疙瘩,因為身為父母總是會期待孩子往愈來愈好的方向發展,但是我們也有隨時檢視這套想法是否合理的必要。當父母接受有瑕疵的完美,就能讓孩子接納自己的特質,而不會強求一個遙不可及的完美狀態。

分享拖延經驗

過去在書寫紀錄和報告時,我都會給自己設定一個無形的標準,期待每一份報告和紀錄都要像寫小說一樣,須具備完整的內容、組織、架構,遣詞立意也得字字斟酌。甚至想再收集更完整的訊息,或來個錄音逐字稿。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工作、寫報告時不想遺漏任何訊息,深信所有訊息都有其價值,想著哪天「有時間」時再好好記錄下來。但往往也會發現這很難做到,而且,這麼做還可能讓我們把該完成的事情給擱置了。更可怕的是,緊接著的報告像不斷繁殖般增生,接著,就把我們給壓垮了……

即便是大人,一定也有拖延的時候。偶爾和孩子說說自己的拖延經驗,和他分享我們的不完美,也分享「不合理的完美」曾對我們造成哪些威脅與破壞。當然,故事最後別忘了加點戲劇性張力——談談你是如何改變,並克服拖延的。

分享的過程中,讓孩子了解我們對於拖延的看法、感受和遭遇,也能讓他們了解我們在面臨拖延時的積極態度,特別是那股強烈想要改變的意志。

爸媽坦誠的分享,也能讓孩子不至於認為拖延是件難以啟齒的事,孩子在日後也會更有意願自我表露,與父母分享他自己對於拖延的內心話。

 

(本文選自王意中《戒掉孩子的拖延症》https://goo.gl/dW43xB,寶瓶文化)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開復:最大白領失業潮來襲 4種「師」首當其衝

精華簡文

李開復:最大白領失業潮來襲 4種「師」首當其衝

圖片來源:劉國泰

李開復:最大白領失業潮來襲 4種「師」首當其衝

  天下雜誌596期

還停留在「知識經濟」嗎?抱歉,跟機器人比,你學得沒它多、算得沒它快。你會累,它不會。你要吃飯睡覺,它不用。

最難的圍棋都輸了人類還剩下什麼?這是人工智慧系統AlphaGo出世,全人類的惶惑。

以AlphaGo為代表的新人工智慧(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會入侵哪些行業?在美國念書時就開發出人工智慧機器人「奧賽羅」,打敗世界黑白棋冠軍的李開復認為,AlphaGo這一套,所有的產業都會受衝擊。

速度有多快?李開復給的答案是十年,五○%的白領智慧工作者會失業。

英國《金融時報》更預言,「本世紀末,我們熟悉的職業,七○%會被自動化技術取代。沒錯,正在看這則報導的你,也不能倖免。不是你,也會是你的同事,剩下你和機器人一起工作。」

「當科技不再是科技,它才會真正全面改變人們的生活,」趨勢觀察家張以明指的是成本、普及性、便利性。

photoAI不懂美,不會創作?AI創作的交響樂,畫作,以登上世界級音樂廳,在國際拍賣會拍出高價。圖為畫家寇恩(Harold Cohen)打造的人工智慧AARON正在畫畫

李開復也認同,儘管受衝擊的產業包山包海,但因為初期要價不菲,「窮忙族」的知識工作者還不必太擔心,首當其衝的將是四種「師」,而且衝擊已經悄悄來臨。

以下是李開復接受《天下雜誌》專訪,分析以AlphaGo為代表的新人工智慧會帶來的失業潮:

問:為什麼你會改變對AlphaGo的看法?現在你怎麼看?

答:AlphaGo的表現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我以前認為,五年、十年內它沒辦法在圍棋上打敗人類。


以前的工業革命或新科技都曾讓人失業,但衝擊都沒像這次這麼快、這麼大。AI會被運用到很多領域,任何帶有「助理」、「代理」、「經紀」和「師」的腦力白領職位,都會被取代。


這些機器不需要薪水,它們聰明、高效、勤奮,只需供電和網路,就會一年三六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上班」。

問:哪些職業會最先受衝擊?

答:金融一定是最先,還有醫師、律師、教師。這四個行業,我覺得一半的人被機器取代,應該都是必然的。因為這四種行業的財務回報高。你們新聞業還不用太擔心。

問:先談談金融業。

答:比如說,華爾街現在跟二○○○年比,分析師和交易員從十萬人降到五萬人,已經少了五萬人,就是被機器取代了。

機器為什麼可以做交易?我看到這邊跟那邊有價差,我就趕快買這個賣那個。或者是這十支股票永遠是彼此對沖,我就把它們包裝成一個產品,這樣我可以降低自己的風險。

除非你是頂尖,基於多年經驗的累積,或是有獨家資訊,或者是你人就是特別聰明。金融專家,有深度知識(high level knowledge),幾乎沒辦法複製,也不願意對人分享,或者是推理不出來,那你就是華倫巴菲特,可能就沒有辦法以機器來代替。分析師、交易員會愈來愈少,只有最頂尖的才能生存下去,而且最頂尖的人也會把機器作為工具,讓自己變得更厲害。

唯有頂尖,才能生存

問:律師不是都要出庭辯護,怎麼可能被機器人取代上法庭?

答:律師也是一樣。在美國任何一條法令,任何一件訴訟都可以被當成判例做證據。一個律師不可能知道所有的條文和判例,但AI可以。

而且AI可以研究每一個法官、陪審團的每一位成員,找出用什麼樣的辯護,能夠得到他們的認可,這些機器都已經做了很多。

你要炒律師魷魚,讓機器來替你辯護,當然不太可能,律師出庭雄辯滔滔的時間其實很少,他們最常需要做的事是,針對各種案件研讀以前的判例、準備大量的文書工作。律師就可以AI為工具、助手,所以有些資淺律師就沒用處了。

(編按:《紐約時報》二○一一年三月報導,美國已經有好幾家大型律師事務所利用AI在案件調查過程中取代律師。一名律師加上AI,能夠完成過去需要五百人才能做完的工作。)

問:AI取代醫生,我們就更不能理解了。病人會願意讓機器人看病嗎?

答:醫藥進步的速度很快,比如說癌症的新藥。一個醫生每天那麼忙,你現在去醫院排隊看醫生,能看幾分鐘?醫生每天看診看那麼多,哪有時間讀所有的醫學研究最新結果?什麼時候該用免疫治療?什麼時候該用化療、放療?以前都靠經驗,但是那麼多新藥出來,什麼情況之下該用?還有,用基因排序,每個人的治療可以是個人化的,一組基因排序就是一個天文數字,醫生不可能看得懂,所以醫學的判斷,也會走向AI化。

很厲害的醫生會以人工智慧為工具,差一點的醫生就會面臨挑戰、失業。

更即時、更客製化的服務

問:那教師呢?

答:教育可能有國家的政策,不見得老師就會失業。但現在我已經投資了一些AI的產品,用它來輔助老師指導學生,學生的平均英文考試成績可以提升三十分。

我們投資的公司叫「盒子魚」,它不能完全說是AI,只能說是比老師更好的小老師,用它來輔助小孩子學英文,考試成績可以提高三十分。大陸滿分是一百二十分,它可以從七十分左右,提高到一百零幾分,這是從一個比及格多一點的分數,到一個A的分數。這樣的提升,對學生來說,幫助很大。

學生要是在哪一個環節碰到問題沒搞通,它還會專門針對這問題再訓練學生,一般老師不可能做到客製化教學。

問:除非一對一的家教。

答:對。而AI一天二十四小時家教也不會累。做股票分析師也好,律師也好,它是不會累的。

所以能夠互動的、有趣的、針對性的客製化學習,已經證明AI一定是比人類做得好,不能說比所有的老師做得好,但是比大部份做得好。

◎【2017 CWEF天下經濟論壇 夏季場】尊榮席位,全球限量300席,多位權威講者及精彩議題內容,請見官網:http://bit.ly/2qISz1s

 

關鍵字: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花蓮縣三民國小校長施信源:離家二六六公里,圓實驗教育夢

2017-10-06 13:11親子天下
  •  

【文.張益勤】我的理想是,有一天我們孩子站上台,告訴大家他們逆轉勝的故事,而我們做老師的,就在台下為他們喝采」,花蓮縣三民國小校長施信源,感性的說出他勇於投入實驗教育的初衷。

 
 

台灣的實驗教育即將邁入一個全新的階段,從邊緣、另類、小眾,到撼動主流和體制。今年起,還有一批有熱血的公立學校老師和校長決定投入,希望打開一致性的課程和進度框架,注入不同的選擇,改變台灣的教育和下一代的未來。今年暑假,誠致教育基金會引入美國KIPP(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知識就是力量計劃)教育理念與模式,在三個縣市申辦公辦民營型態學校KIST(KIPP-Inspired School in Taiwan)。除了三民國小,還有雲林縣拯民國小、台東縣桃源國小一起加入這個教育實驗的挑戰。

原本在新北市龍埔國小擔任主任,安穩的在公立國小教書,施信源卻選擇舉家從台北搬到花蓮,以公辦民營實驗學校的方式開創新的可能。施信源沒有實驗教育的背景,但他下定決心,想要用體制外的改變來激勵體制。「絕不是放棄體制內教育」,施信源用卡車比喻體制內教育,認為大卡車要轉彎耗費力氣,「甚至還有內輪差,會傷到人」,因此他想用小車(實驗教育)轉彎快、調整快。讓社會明白「好老師不需要圈圈和框架」,以教學領導的學校促成教育改革。

有公部門的支持,包括花蓮三民國小在內的3所公辦民營學校KIST,這學期開始在花蓮...
有公部門的支持,包括花蓮三民國小在內的3所公辦民營學校KIST,這學期開始在花蓮、台東、雲林落腳。(圖為三民國小團隊,校長施信源為前排左4)。 劉潔萱攝
 

美國參訪後,萌發教育夢

施信源和太太顏美雯,曾一同在龍埔國小擔任老師,並一起引入均一教育平台,成功把學生帶起來,被稱為教育界的神鵰俠侶。兩年前,顏美雯離開龍埔國小,加入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創辦的自學團體「BTS無界塾」。此後,施信源便經常聽到太太分享在實驗教育裡,因為沒有任何框架,教師社群總是一起熱烈的研發新的教學方式,這種在教學上碰撞火花的熱情,讓施信源聽了很羨慕。

因此,當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帶著幾位台灣的老師包括施信源去美國參訪,施信源在KIPP年會上,看到孩子在台上談自己的興趣與他們未來的理想,「他們也會談自己的改變,學校如何幫助自己愛上學習。」這些感動讓他回台灣後,儘管有很大的徬徨,但是最後還是跟著自己的直覺,夫妻決定攜手投入實驗教育。「如果不滿於現狀,為什麼不勇敢的踏出來?」

這場改變,也不能只靠施信源的熱情,面對制度和法令,幸好也有一群支持的夥伴一起奮鬥。

【完整內容請見《親子天下》2017年10月號《教育創新100》;訂閱《親子天下電子版》】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洪蘭/2年學會說話 卻要用一生學不說話

2017-10-09 01:01聯合報 洪蘭
  •  

朋友有一雙巧手,常醃製時令蔬果放在我家門口讓我驚喜。但是昨天她來電說不方便出來,請我去拿。我以為她生病了,想不到是她鄰居為了一點小事對簿公堂,她若在電梯間被碰到,會被迫聆聽對方的不是,她不堪其擾又不得脫身,只好盡量少出門。

她說現在手機可以隨時隨地錄音錄影,很容易惹上官司。她有個朋友在勸架時,說了一句「你不要跟他一般見識」,結果公親變事主,也被告了。

打官司勞民傷財,孔子把興訟當作行政績效的指標,說:「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談到官司,人人害怕,倒是我父親教過我一個好方法,可以避禍。

我小時候,父親不許我們講髒話。在跟同學吵架時,我不能用同等級的話罵回去,很是吃虧。我回家就向父親抱怨,父親問我:「如果有人送你禮,你不想要時,怎麼辦?」我說:「退還給他」。父親說:「對,下次有人罵你時,你就說,你的髒話我不收,請你拿回去」。當那位同學又來罵我時,我就跟他說:「你罵我的話,我不收,現在全部退還給你」。他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說,我不要我自己的吧!他就走開,下次不來惹我了。

人類花二年的時間學會說話,卻花一輩子時間去學不說話。父親說,禍從口出,守好你的嘴巴,煩惱就減少一半。止謗無辯也,狗對你叫,你也對他叫,人家不知道誰是狗。我說:名譽是人的第二生命,你不辯白,以後積非成是,就辯不了。洪邁不是在《容齋隨筆》中說:「一點清油汙白衣,斑斑駁駁使人疑,縱然洗遍千江水,不似當年未汙時。」怎麼可以不辯呢?父親說,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人才要學會「忍」,根深不怕風搖動,樹正無愁日影斜。是你的朋友會知道你是誰,不是你的朋友,不必在乎他的看法。

年輕時,很不能接受這種看法,只是不敢跟父親辯。現在馬齒徒增,閱歷多了,真是覺得老人是個寶,父親的話阻止了我很多不必要的生氣和無謂的紛擾。

人只能做自己,不然就交不到真心的朋友,因為沒有人會跟虛偽的人交往。最重要的人際關係是你和你自己的關係,你要看得起你自己,別人才會看得起你。

快樂的秘密在不讓很多瑣碎的事煩擾自己的心。好萊塢天王巨星保羅紐曼(Paul Newman)和瓊安伍沃德(Joanne Woodward)結婚五十年以上,是影劇圈的奇蹟。紐曼曾對記者說,家裡有牛排,何必去外面偷吃漢堡?瓊安不會用瑣碎事情來煩我,她從來不曾在我們外出回家時,問我應該給看孩子的保母(baby sitter)多少工錢。

說實在話,很多吵架,事過境遷後,都想不起來為什麼生氣,許多人錯過了屬於自己的快樂,不是因為沒有找到快樂,而是沒有停下來享受它。

老人的智慧和經驗可以幫助很多年輕人避免挫折和煩惱,把時間和精力用在發展事業上。現在人退休後,幾乎還有卅年可活,《上李鴻章書》說「人盡其才,物盡其用」,把老人當資源而不是負擔,是我們現在要轉念的。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結婚中央大學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評》政務官不是實習生

  •  
北農總座吳音寧首備詢 遭國民黨議員狂釘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新任總經理吳音寧上任3個多月,5日首度在市議會備詢,遭國民黨議員陳重文慘釘。(陳燕珩)

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5日首度在台北市議會備詢。議員詢問她北農每日蔬菜、水果到貨量,以及北農來自各縣市的最大宗產地為何、香蕉的區分方式等問題,結果吳音寧答得不清不楚。

已到任3個月的她,對這些北農業務的基本資訊竟然都還這麼陌生,令議員感到十分不滿,認為當初台北市長柯文哲以吳音寧不具專業背景,反對這項人事派令,真的有道理。

無獨有偶,專業能力也被外界高度質疑的金管會主委顧立雄,連日來在立法院備詢,同樣也答不出金融ABC,例如SPO(現金增資)和ICO(虛擬代幣募款)是什麼、金融機構的核心任務是什麼、敵意併購該不該核准…等,身為最高金融主管,顧立雄卻接二連三被考倒,還要靠長官行政院長賴清德以及同仁給他打PASS;甚至質詢的立委都受不了了,只好告訴他答案。

這就是民進黨用人的原則:有沒有專業不重要,顏色對了就能前途無量。吳音寧是民進黨總統府資政吳晟的女兒,是農陣的成員,主要的經歷是寫作,從未有過行政與管理的資歷,第一次做官就擔任每日蔬果交易量超過2300噸的北農總經理,掌管北北基超過700萬人口的蔬果來源,如此鉅大的責任,吳音寧能否扛得起來?從她議場首秀的表現看來,果然讓人無法放心。

自從行政院發布顧立雄的人事後,反對、質疑的聲浪就未曾稍歇,照理說他為了杜眾人悠悠之口,應該把握時間快速熟悉金管會的業務,然而,從人事發布到首次備詢,經過3個多禮拜的時間,顧立雄的表現卻讓人相當失望。

進入公務部門擔任高官,不是在當實習生,一上任就要做決策,然而,如此外行的首長能夠訂定正確的政策嗎?綠色執政,實在是落漆保證!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站在巨人肩膀上看更遠!盤點巴菲特、張忠謀推薦書單

  •  
股神巴菲特(左)、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右)每天都花不少時間讀書,也喜愛閱讀。(合成照。圖片來源:美聯社、本報系資料照片)
股神巴菲特(左)、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右)每天都花不少時間讀書,也喜愛閱讀。(合成照。圖片來源:美聯社、本報系資料照片)

股神巴菲特、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日前同時入選富比世(Forbes)雜誌全球百大最偉大商業思想家名單,他們兩人的共同點除了事業有成、身家豐厚、愛打橋牌外,還有一點就是熱愛閱讀。如果你期盼像他們一樣成為人生勝利組,並受人尊敬,或許花點時間閱讀兩人推薦過的書單,是條不錯的捷徑。

被稱為「奧瑪哈神諭」的巴菲特,目前是全球第3大富豪,身價高達805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2.44兆)。這位投資大師曾說過自己每天要花80%的時間閱讀,每當有人在波克夏股東會上詢問他有關投資的成功秘訣時,答案總是「盡一切廣泛閱讀」。據傳,他10歲時就將奧瑪哈圖書館中與金融相關的書籍全部都讀完,有些甚至還讀了兩遍以上。

根據《商業內幕(BusinessInsider)》先前報導,巴菲特推薦過的書單共有21本,其中在台灣已有出版的包括:《智慧型股票投資人》、《證券分析》、《非常潛力股》、《窮查理的普通常識》、《非典型經營者的成功法則》、《商業冒險》、《有關投資與人生最重要的事》、《買對基金賺大錢》、《傑克威爾許:20世紀最佳經理人,第一次發言!》等9本。

曾說過自己每天至少要花6個小時看書的張忠謀,從小就養成良好閱讀習慣,18歲前還有過當作家的想法,最喜歡讀《水滸傳》、《西遊記》、《三國演義》、《紅樓夢》,以及莫泊桑、莎士比亞等外國文學作品。他在2014年接受《Cheers》雜誌專訪時,提起文學時的那種動容神情,就讓該雜誌記者難忘,並形容這位大企業家真正喜愛的肯定是文學而非晶圓。

綜合網路上資訊,張忠謀推薦過的書單包括:法國作家莫泊桑的《項鍊(Necklace)》、前美國財長鮑爾森的《與中國打交道(Dealing With China)》、《為博雅教育辯護(In Defense of a Liberal Education)》、《創新者們:掀起數位革命的天才、怪傑和駭客》、《勇敢抉擇:Carly Fiorina回憶錄》、《轉動台灣:黃日燦與24位企業領袖的高峰會談》、《喬家大院》等。

(中時電子報)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讀書最累錢賺最少」的地雷科系?網友推爆就是它!

「讀書最累錢賺最少」的地雷科系?網友推爆就是它!
「讀書最累錢賺最少」的地雷科系?網友推爆就是它!(此為示意圖/顏謙隆攝)

不少人在面臨升學,選擇科系的方面都曾經折騰許久,其中要考慮到的事情諸多,像是興趣、未來的出路及「錢途」等的,一直都苦惱著許多學生及家長。近日就有一名網友在PTT上發文詢問,「哪個科系是讀得很累,出來錢又少的?」該文引起網友熱議。

許多人在大學時可能都經歷過熬夜爆肝趕作業,也有人可能簡簡單單就能上交作業輕鬆過關,而近日一名網友在PTT上PO文問道,「通常電資類都是讀得很累,出來賺得比別人多;商科都是爽爽讀,出來比電資少一大截,有哪些科系是讀得辛苦賺少少的地雷?」

「讀書最累錢賺最少」的地雷科系?網友推爆就是它!
「讀書最累錢賺最少」的地雷科系?網友推爆就是它!(圖片/翻攝自PTT)

文章一出,引起不少網友紛紛留言點名「設計、生科、建築、土木、歷史、社工、哲學、數學」等科系。然而,文中又屬生科系與設計系獲得了多數網友認同,「設計類,作作業沒日沒夜,工作出稿也沒日沒夜薪水又低」、「設計類,學生時爆肝趕作業,出社會責任制狂加班,一堆不到30k」、「研究所沒日沒夜做實驗,結果畢業剛出來月薪不到4萬」、「錢少小事,重點是高失業率、高轉職率」、「他X的設計!沒有一天12點前睡覺」。

「讀書最累錢賺最少」的地雷科系?網友推爆就是它!
「讀書最累錢賺最少」的地雷科系?網友推爆就是它!(此為示意圖/中時資料照)

另外,還有不少科系也讓網友有感而發,「社工,危險性大 工時血汗 還常被當志工 約聘的薪水3萬多」、「建築系啊!薪水有夠可憐,還要操到半夜」、「物理跟數學硬到爆炸分數又難看」、「會計啊!大學讀到爆肝,工作更爆,薪水卻不成比例」、「建築要念五年你知道嗎?」、「社工系 報告多,浪費暑假實習還沒錢,工作錢又少」、「社工,危險性大、工時血汗,還常被當志工」。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靠投資致富?巴菲特:最好的投資其實是...

巴菲特認為投資自己的報酬率最高。(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巴菲特認為投資自己的報酬率最高。(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不少人想靠投資致富,但「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卻認為,一個人的最大資產其實是「自己」,每個人都有未開發的潛力,他認為「投資自己」的報酬率才是最高的。

 

CNBC報導,巴菲特近日接受採訪時表示,年輕時的他非常害怕公開演講,「上台時身體會感到不適」,為了克服這個弱點、擺脫恐懼,報名了卡內基課程,而這個課程改變了他的生活,可說是受用無窮。

巴菲特將投資自己分為5個面向,除了保持健康的身心靈、培養良好的習慣並堅持下去,還要持續學習、慎選好友以及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巴菲特認為,人生的價值不僅僅是賺了多少錢,而是生命中有多少樂趣。

巴菲特說,沒有哪項投資會比投資自己更划算,因為政府無法從中課稅,不管是通貨膨脹或股市崩盤,都沒人能把你的能力帶走。

(中時電子報)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黃丙喜》正視教授逃離潮

黃丙喜》正視教授逃離潮
台灣各大學充滿著教授逃離潮的古怪氣氛。(示意圖,大學校園,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各個大學從北到南、由東到西最近充滿著教授逃離潮的古怪氣氛。誰都知道誰正在洽談海外教職,而誰又已經聘書在握,準備下學期就跟台灣說再見,離開這個失望已久的島國。

 

這些當年熱血澎湃的博士們,大部分都是2000年前後返台,在國立大學辛勤奮鬥了15年後,終於當了正教授。最近的年金改革掀起了他們失望情緒的鍋蓋。

說來也是知識分子的悲涼。在國立大學從取得博士的助理教授升到正教授,正常都要花12年到15年左右的時間。在國立大學任教的薪資是採公務員制,無分醫農工商社之別,職級一樣就薪資一樣,那怕你是台大醫學院正教授,按現薪制,本俸最高就是7.5萬元,助理教授3萬多起跳。

本俸之外還有研究費及超課費呀!話是沒錯,但超課費,對不起,近年來僧多粥少,早有限時規定。研究費呢?教育部最近規定專案計畫的主持人及副主持人皆不得請領。

國立大學高唱教授治校,其實是校長、會計主任和人事主任三首長制。因為每年的學校總預算2/3來自教育部,而管錢的會計主任和管人的人事主任都是教育部官派。近幾年國家財政愈來愈壞,掌管人錢大權的教育部又非常懂得用各種KPl名目來增長自己的威勢。大學教授排排站列隊歡迎教評委員不是什麼新鮮事,研究費和超課費能省則省吧!

搞個行政職呢?國立大學一位系主任的每月加薪是2萬元。有增就有減,研究和超課都受實況影響而減少,加上一些交際應酬費用無法報銷,實際上收入是不增反減。

中東、港澳和大陸地區的教授年薪超過500萬已是常態,國立大學教師們當然絕大部分都能安貧樂道。問題是退休後的年金已經砍到6成,國家的發展前途茫茫,關係著他們前途和樂趣的教學及研究環境又愈來愈不樂觀。原因是國際SSCl和SCl論文發表為教授升等的必要指標,但研究生素質和投入卻愈來愈低,還不如去國際大學會有相當的資源。

知識分子不只是社會良心,更是國家進步的腦力。人才外流是大事,我們不能輕忽這波教授逃離潮!

(作者為國家公益發展協會理事長)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