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聯合/看美國健保攻防,民進黨該慚愧

2017-07-20 02:10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川普版本的健保改革法案,因四名共和黨議員宣布不支持,在美國參院難以過關。 歐新社 川普版本的健保改革法案,因四名共和黨議員宣布不支持,在美國參院難以過關。 歐新社
 

正當朝野為了「前瞻建設計畫預算」相持不下,連日在立法院推擠武鬥;美國參院有四名共和黨議員宣布不支持執政黨廢除「歐記健保」的修正案,使得川普處心積慮要推翻歐巴馬健保改革的計畫功虧一簣。執政黨議員應以人民的福祉為重,毋須當政府的應聲蟲,這不啻是美國參院給此間民進黨的示範,也是為台灣混戰式民主上了一課。

 

川普大選時即一再揚言要推翻歐巴馬的平價醫療法案,以共和黨在參、眾兩院的席次優勢,要廢除「歐記健保」本非難事;然而,川普卻一再在黨內踢到鐵板。四月初,川普先在眾議院吃到苦頭,不少共和黨議員拒絕為他背書;後來幾經協商,不斷修改法案內容,才勉強以四票之多表決通過。然而,當時仍有廿位共和黨議員「跑票」,不支持這個版本。

五月初眾院驚險通過廢除歐記健保時,被視為川普上任後的第一場重大勝利,川普更得意洋洋地宣稱:「這場災難終於死了!」但當時美國政界判斷,以參院生態,絕不可能照單全收眾院版本,必會另提修正版以爭取支持。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果然提出新修正案,但即使如此,仍有四名共和黨參議員相繼宣布無法支持此一版本,使該案過關無望。

共和黨誓言廢除「歐記健保」已達七年之久,為何到頭來這項任務仍栽在自己人手裡?其中關鍵,倒不是歐記健保有多好,事實上,歐記健保雖照顧了許多低所得者,卻也留下嚴重的財務問題。然而,當好幾百萬人因此受惠,尤其共和黨主政的一些貧困州加入健保的人越來越多,若要推翻歐記健保,川普必須提出更好的替代方案才行,但顯然共和黨做不到這點。對川普而言,他只一心一意要除去眼中釘;但對共和黨議員而言,卻必須照顧選民的利益和自己的理念,而不是一味附和及臣服於總統的意志。

拿我國立法院審查前瞻預算的朝野混戰,與美國參、眾兩院處理歐記健保的景況作一對照,民主的形式和內涵高下立判。第一,從三權分立的原則,國會議員毋須當總統的應聲蟲或馬前卒,更毋須對行政部門的法案照單全收,而應務實制衡和立法。第二,從民主政治的觀點,政治角力不應以政黨認同為唯一界線,價值與理念的堅持有時須超乎政黨的利益盤算之上。第三,從代議政治的角度看,國會議員應當為民喉舌,將民眾福祉放在政黨的指令之前。第四,就法案的協商而言,其過程越是保持開放與理性,越有可能獲致更大共識並取得正當性;否則,打再多群架,亦無助改善法案的品質。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洛杉磯時報》日前發表了一篇「蔡英文聲望比川普還低」的評論,將蔡英文和川普相提並論,並配上一幀勞工團體在蔡英文肖像臉上砸滿豆腐的照片,狀極難堪。洛杉磯時報的評論指出,蔡英文的低民調,主要是她在兩岸關係上毫無作為,甚至把兩岸關係帶向「冷戰」。這樣的看法,是從國際的角度切入;但如果從內政的角度切入,國人更將看到蔡總統大權獨攬而行事專斷,包括她把朝野關係推向對立,引發族群和世代互相敵視,將行政院矮化為行政局,把民進黨立院黨團變成其馬前卒。從這些角度看,她比川普人氣還低,完全不意外。

我們之所以舉美國國會的健保攻防為例,就是要提醒民進黨:「完全執政」,並不表示可以「完全胡搞」、「完全專制」。在解嚴卅年的紀念會上,民進黨儼然以台灣的民主功臣自居,將所有功績攬在自己身上。然而,看看蔡政府草率的前瞻計畫,一意孤行的一例一休,不斷越法擴權的行政作為,綠委在國會卻只會一味護航,他們難道看不出台灣民主正在倒退?前人開創的兩岸和平和經濟成績正在遭敗壞?對此,民進黨應該慚愧!

 

Taiwan's president is now less popular than Trump. Here's why

Taiwanese President Tsai Ing-wen came to power 14 months ago on pledges to keep the peace with China without declaring formal independence or getting too close to Beijing.

It has been a difficult balancing act. Increasingly, Taiwanese voters are unimpressed with the results.

Tsai’s approval rating sank to 33% in June, down from just over 39% a month earlier. That puts her in politically dangerous territory, below even the historic low ratings that U.S. polls show for President Trump.

Tsai has kept the peace, as promised, but relations with China have been tense, and Beijing has taken steps to undermine its Taiwanese rival. China has claimed sovereignty over self-ruled Taiwan since the Chinese civil war of the 1940s, but Taiwan — with tacit U.S. support — has resisted unification.

 

Many Taiwanese see Tsai’s policy as one of inaction, not stability.

“The government has taken a very negative attitude on mainland China policy,” said Ku Chung-hwa, a standing board member with the Taipei-based watchdog group Citizen Congress Watch, which advocates transparency in government. Despite Beijing’s demands to come to the table as a unified China, he said, “Tsai has nothing to say. This stalemate is typical of a cold war.”

One of the biggest blows to Tsai’s government came last month when Panama severed formal ties with Taiwan’s government, formally known as the Republic of China, after more than 100 years of diplomatic recognition. That prompted critics to accuse Tsai of a failed foreign policy. The government said China lured Panama to switch allegiance to Beijing to punish Taiwan.

The Taiwanese Public Opinion Foundation said its surveys show that 58% of respondents are dissatisfied with the president’s handling of China. About 60% want eventual independence. (Although Taiwan is functionally independent from China now, it exists in legal limbo and is recognized by only a few countries.)

 
Supporters are still numerous but just might not be satisfied.— Lee Ming-yu, a city government worker in Tainan, Taiwan
 

Those who prefer dialogue with China believe it could minimize the risk of conflict and extend trade and investment ties that Tsai’s predecessor had facilitated. Trade reached $121 billion in the year just before Tsai took office and tourist arrivals from China numbered a record 3.3 million in 2016.

Without stronger ties between Taipei and Beijing, Chinese officials will probably continue to use their global economic weight to urge other diplomatic allies to switch allegiance. One in Africa made the jump last year. Chinese naval vessels are also expected to sail near the island — which Beijing has done twice since December — and dial down tourism. Group tourist arrivals fell 18% last year.

“Certainly China will continue to use the hard-line approach to make Taiwanese people uncomfortable and see what happens later on,” said Andrew Yang, secretary-general of the Chinese Council of Advanced Policy Studies think tank in Taiwan.

Tsai was elected in January 2016 in a landslide over the ruling Nationalist Party candidate, in what was seen as a rejection of the Nationalists’ overtures to Beijing. But many of her supporters are having second thoughts now.

“We still have to confront the truth that Taiwan is economically reliant on China, and Tsai has to strategically manage the bilateral relationship,” said Taipei schoolteacher Bernie Huang, 28, a Tsai supporter in 2016.

“Apparently the bilateral relationship is not managed well, since our former ally Panama has broken up with Taiwan and established diplomatic ties with China,” he said. “For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it is a major defect in diplomacy.”

Former President Ma Ying-jeou was seen as caving in to Beijing’s demand that Taiwan consider itself as part of China, which has the world’s second biggest economy and third-strongest armed forces. Tsai rejects the one-China condition.

Dissatisfaction with her performance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that her supporters are abandoning her.

“Supporters are still numerous but just might not be satisfied,” said Lee Ming-yu, 39, a city government employee in the southern city of Tainan. Tsai just needs more time, Lee said.

Tsai, a 60-year-old law scholar and former head of the government’s China policymaking body, has reduced the “stagnation” in Taiwan of a year ago, her office said in a written response to the opinion poll.

“Compared to a year ago, with the hard work of our government and our people, every type of important economic indicator is moving in a forward direction,” the statement said.

The president has played up economic policy such as infrastructure spending and time-off requirements for workers. The economy is expected to grow by about 2% this year, up half a percentage point from 2016, and manufacturing output is expected to exceed that.

Trade with China grew to $133 billion from April 2016 to April 2017, mostly under Tsai’s watch.

“I think she will continue to hold her position, no surprises, and maintain the status quo [on China], because that is her foundation,” Yang said. “Even though her approval rating is getting lower, she will hold in that position as long as possible.”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米果專欄】桃太郎的老奶奶被網路肉搜了
2017-07-12 12:30
 
 
網友斥責老奶奶:「為何不將拾獲的桃子送到警察局?」也有人說:「考慮過桃子的感受嗎?」或者質疑:「可以在河邊洗衣服嗎?」、「小偷」、「肉搜老爺爺老奶奶」、「大家幫忙轉貼擴散」……
米果

日本童話桃太郎的故事,描述一對老夫妻,老爺爺去山裡砍柴,老奶奶去河邊洗衣服,河裡突然漂來一個大桃子,老奶奶將桃子檢回家,沒想到桃子迸出一個桃太郎,長大之後帶著飯糰去打鬼。這個童話故事不只日本人熟悉,台灣人應該也不陌生,我甚至從父親那裡學會怎麼唱這首童謠。
今年夏天,日本公益社團法人AC Japan(Advertising Council Japan)推出一個公益廣告,就是從這個童話故事發想,以卡通動畫描繪老奶奶在河邊洗衣服,拾獲大桃子的情節。然而就在老奶奶準備將桃子抱上岸的時候,畫面出現類似網路直播的即時評論字串,代表網友以敲打鍵盤同步傳送的訊息大量湧現,包括斥責老奶奶:「為何不將拾獲的桃子送到警察局?」也有人說:「考慮過桃子的感受嗎?」或者質疑:「可以在河邊洗衣服嗎?」、「這是竊盜罪吧?」、「小偷!」、「快點報警」、「立刻道歉」、「徹底抗議」、「肉搜老爺爺老奶奶」、「大家幫忙轉貼擴散」……各式各樣的指責與渲染,最後將整個畫面塞滿。
廣告播出之後,立刻引起討論,古老年代的童話故事如果發生在網路人人皆可發聲的現在,老奶奶就是要面對這樣的「網友意見」跟肉搜。
廣告最後提醒大家:「惡意的發言容易傷人,出聲斥責之前,可以多考慮一下嗎?」
這則探討「網路倫理」的公益廣告,鮮明反映了網路現狀。只要能夠上網,每個人都可以抓住某個事件的微小碎片,再針對這個碎片攻擊評論,或是看到表相的一隅,加上自己的評論貼出去,又拉出另一條戰線。因為集體醞釀的憤怒,陌生人也可以分工合作展開肉搜,錯誤的肉搜再因為多數人轉貼就變成未經求證的流言,最後逼迫當事人認錯道歉。
日復一日,只要上網,就是戰鬥,找目標公審,打同樣的鄉民正義之戰。網路集體取暖的集體正義,有時候是為了填補每個人在現實面遭受的挫折,許多網路報導文章下方的留言板,就是類似的戰場。
惡意的發言,就是對當事人與其家人發動攻擊的武器,也有人擔憂,會不會因為這則廣告的效應,因此減弱各種有理的批判,這之中或許有其拿捏的困難,那就參考廣告片尾所說的,出聲斥責之前,多考慮一下吧!

➤購買本期新新聞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子中午騎單車拚外送 這原因讓他差點送命

 

需在中午等高溫時段的戶外工作,一旦出現噁心、肌肉疼痛,
應速就醫。資料照片
2017年07月09日11:52      
天氣炎熱,外送族出現噁心、肌肉疼痛,當心是這原因。一名男子日前出現噁心、吃不下飯,雙腿更嚴重疼痛,無法走路,檢查竟是熱衰竭,且雙腿已引發橫紋肌溶解症,問診發現,男子從事餐飲外送,醫師研判應是在高溫下工作,造成身體傷害。醫師表示,外送族常需在中午、下午等高溫時段工作,一旦出現噁心、肌肉疼痛,應速就醫。
收治病例的三總中暑防治中心主任朱柏齡表示,該名男子年約60多歲,平時騎腳踏車從事餐飲外送餐飲,但日前中午外送後感到噁心、吃不下飯,到了傍晚更出現嘔吐症狀,隔了兩天發現,雙腿嚴重疼痛,甚至痛到無法走路而緊急就醫。
朱柏齡說,抽血檢查發現,男子肌肉酵素高達每千c.c.為7千個國際單位,較正常人200單位以下高出34倍,檢測腎功能的肌酸酐數值也高出正常人14倍,研判因男子騎腳踏車外送,水分攝取不足,確診為熱衰竭,且雙腿肌肉在高溫下工作,以致橫紋肌溶解症,立即收治住院給予藥物及補充水分,目前男子已漸漸痊癒,但仍在住院觀察。
朱柏齡說,夏季天氣炎熱,外送族須隨時補充水分,建議每20到30分鐘,應喝水200到300c.c.,或是當時間允許,外送過程可適時在騎樓下、樹蔭下等陰涼處暫作休息,特別是年齡較大者因汗腺排汗功能差,以及心肺功能不佳不易散熱,外出工作時容易引起熱傷害、熱衰竭或中暑,因此若工作時出現噁心、肌肉疼痛等症狀應速就醫。(沈能元/台北報導)
 

2017年07月09日11:52 

2017年07月09日11:52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工程人才荒vs.文史工作荒 青年棄硬就軟、棄難就易

2017-07-03 12:14
  •  

【文╱王妍文、謝明彧】

 
 

校園吹起驪歌,畢業生投入職場才是挑戰的開始。104人力銀行調查分析,發現台灣就業市場快速變遷,科系人才與市場工作機會供需失衡。企業、學校、社會新鮮人該如何面對難題與挑戰?

你是否曾仔細想過,念完大學四年,各科系畢業後的工作機會究竟有多少?

 

104人力銀行進行資料庫分析,從2016年「指定科系」工作機會數與大學畢業會員數,統計出求供比,可以看到台灣的就業市場正在快速變遷,也發現科系人才與市場工作機會間供需的消長關係。

 

根據統計,求供比最高、也就是畢業後工作機會最多的前五名,分別為工程、建築規劃、數理化、資訊、醫藥衛生相關科系;倒數五名則為文史哲、餐飲休閒、外語、藝術設計與地球科學。

其中,工程類求供比最高,達5.09,代表相關科系學生一畢業,立即就有五個以上的工作機會等著他挑選。而求供比最低的文史哲類則為0.2,意味著一畢業,就須面臨五人搶一個工作的激烈競爭。

若把時間拉長為五年,資訊類工作求供比以128.28%漲幅,拿下第一,其次則為教育類、工程類、生命科學與建築規劃類工作。

而外語類工作求供比,五年來漲幅僅4.42%,在18類工作中敬陪末座。不到雙位數漲幅的工作領域,還包括地球科學類與藝術設計類。

不同產業間,人才需求與供給呈現高度反差。

若再把歷年畢業生人數一起對照,可以在部分領域發現,市場人才需求與科系畢業生人數,正在嚴重脫鉤中。

目前人才需求最強烈的是工程領域,但從教育部統計處資料顯示,從100學年度到104學年度,工程學門畢業生人數從4萬9109人,逐年走低至4萬4025人,整整少了5084人。

而求供比需求人才漲幅最大的資訊類,五年來從電機電算學門走出來的畢業生人數雖算持穩,也還是少了556人。

反倒是在求供比疲軟的倒數5大類中,餐飲休閒、藝術設計的畢業生人數直線暴衝,五年來分別多了8130人與3538人。

若將時間再拉長從96學年度來看,當時民生學門與藝術設計學門畢業人數僅1萬1884人與7824人,九年下來,二大學門畢業生翻倍,各自增加140%與101%。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工作機會多、有發展潛力的領域,沒有愈來愈多人念,反而大家一窩蜂往餐飲、休閒、設計科系擠呢?

 
 

現況1〉青年、學校棄難就易 人力供需失衡

「青年世代出現『棄硬就軟』『棄難就易』的心態,」Career就業情報公司顧問臧聲遠觀察,社會普遍高學歷化,已改變青年人的自我認知,不夠高尚體面、工時不正常的工作,即使薪酬不差,也都被列入不受歡迎名單。

另一方面,大學與技職學校的科系設置,為了求生存,以「招生」為著眼點,在源頭就投青年世代所好,大量成立餐飲、觀光、設計、表演等科系,並減班或裁撤理工相關科系。「一些以理工為強項的大學,根本招不滿學生,」臧聲遠觀察。

此外,像是藝術設計學門畢業生約占整體畢業生比例超過5%,但該領域產值還不到台灣GDP的1%,產業若撐不起足夠的職缺,根本無法消化每年的畢業大軍。

臧聲遠擔憂,觀光、餐飲、設計系浮濫招生,排擠理工科系就讀人數,造成科技業與傳統製造業徵才困難;另一方面,觀光餐飲系學生一就讀就有一半後悔,在校時一實習,剩下的人又一半後悔,畢業後幾乎七成學生都因失望而落跑,導致觀光餐飲業依舊長年缺工。

惡性循環下,青年世代嚮往的職業,吸納人力有限;而缺工較多的職業,卻被青年世代排斥。這正是台灣高等教育面臨人才失衡的窘況。

「政府不該只管人才生產,卻不理後續會不會滯銷,」臧聲遠建議,相較新加坡人力部、日本厚生勞動省,都從國家整體人力供需來判斷人才培育的方向、數量,除了招生名額限制外,更應積極盤點各科系需不需要設置,「別為了保住老師飯碗,而不管學生飯碗。」

熱門科系冷就業的情況,不只學生要擔心自己前途,政府也同樣感到緊張。

教育部高教司司長李彥儀指出,教育部從2015年已開始踩煞車,決定「工類不減招、服務類不成長」的目標,希望能逐漸改善失衡的人才結構。

現況2〉人才養成偏食 企業缺人拉警報

「理工人才無法短期養成,再不補救,三年後情況將更惡化,」104人力銀行職涯事業處副總經理陳嵩榮提出警訊。

陳嵩榮分析,從學校成本考量,理工科系增設的花費比餐飲、設計類還高,可以理解為何學校同步棄硬就軟。但是,105學年是高教大限的起點,學生人數比起前一年,已經大幅減少二萬名,三年後等這群人畢業了,企業缺人感受將更明顯。

目前台灣高等教育人才養成偏食,與產業結構嚴重脫節,為了減輕企業找不到人的情況,政府也在研擬「外籍白領來台」政策,但就業市場卻出現擔心被外籍人士搶飯碗的憂慮。

陳嵩榮說,從正面看,好的關鍵人才加入企業運作,小則能有助於提升本地整體人才素質,大則擔任加速產業轉型力道的角色。

當企業變強,反而能創造更多新的就業機會,尤其下一波新興領域如AI、大數據、機器學習與物聯網等,更需要國內外高階人才進行觀念、技術交流,來提振產業機會。

他指出,這兩年,畢業生還有27萬人左右,五年後,一旦大學新生人數只剩20萬人,就業人口勢必銳減,若人才養成政策不調整,未來台灣將從「人才失衡」變成「全面缺工」。

現況3〉高教科系設置前瞻性不足

大學科系的設置如果沒辦法與時俱進,不僅「冷門科系」,連「熱門科系」都會成為青年失業製造機。

例如,因應高齡化社會需求,加上又是「五加二」重點產業,生技產業被視為潛力產業,但就讀生命科學系的族群中,卻傳著一句戲謔的話:「來來來,讀生技;去去去,去安麗」,聽起來既諷刺又心酸。

仔細檢索生命科學相關工作機會,直銷、業務性質的職務比例並不低。

臧聲遠觀察,大家一提到生技,就直覺認為是高獲利產業而一窩蜂投入,不僅學生想念、大學要設相關科系,還是政府引進外籍人才的重點領域;卻忽略了,整個生技製藥產業,台灣主力在研發,後續臨床、生產、銷售或通路等產業鏈,大多掌握在歐美大廠手中,台灣真正能提供的生技工作機會並不多,導致過剩人力只好往業務職分散,形成生技是全球明星產業,台灣的生技博士也高居博士流浪排行榜的第一名。

另外,像是許多大學都設立的英日文系,市場就業機會成長幅度並不高,人才一直處於過剩情況;而現今南向政策帶動企業走出去,實際增設東南亞語的學校,卻僅有三間左右。

如何弭平人才供給與就業市場的鴻溝,已是當務之急!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7月號;訂閱遠見雜誌知識庫;訂閱遠見雜誌電子版

遠見

《遠見》雜誌藉由觀察、採訪、民意調查,深入分析報導台灣社會的大脈動,提供與世界趨勢互相映照、反思的平台,希望能夠用財經知識拓展前瞻視野,以人文養分積累素質品味,成為台灣以及整個華人社會中「前進的動力」。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郭台銘「起家厝」翻轉夏普 鐵血富士康變創意樂園

2017-07-03 12:14
  •  

【文╱邱莉燕】

 
 

突破神祕、突破戒嚴,《遠見》採訪團隊深入富士康深圳龍華廠,在這座代工之王的「紫禁城」,富士康正在進行夏普大改造。

同一階段,「製造的富士康」,也正在努力學做「品牌的富士康」。

場景拉回2016年4月,富士康以3890億日圓(折合台幣1130億元)買下夏普66%的股份,這是台灣企業史上首度收購日本知名家電品牌。

推動夏普智能化與物聯網

一個是全球最大的消費電子代工廠,一個是陷入虧損連連泥淖的日本百年品牌,雙方經歷長達四年半的併購拉鋸戰後,富士康將如何令夏普浴火重生?

答案的線索之一,在中國大陸的深圳。

來到深圳龍華科技園區、富士康的製造大本營裡,12萬名工人輪班上崗,知名的3C產品從生產線上源源不斷現身。除了客戶和合作伙伴,嚴禁參訪。

沿著南大門往裡走到右手邊的第一間,就是1993年富士康科技集團總裁郭台銘在中國大陸建的第一座工廠。自打下第一個地樁,從製造機殼及電源供應器開始,富士康的代工帝國一路擴張,達到今日約一平方公里的廠區規模,簡直像一個小鎮。

這間郭台銘發跡的「起家厝」,本計畫轉做物流倉庫,投資夏普後,郭台銘靈機一動,將原先的工廠內部打空,只剩梁柱,重新裝潢,改建成夏普全球智能家電產品研發設計中心。

目前,這棟大樓暱稱A2,距離郭台銘在龍華的總裁辦公室,只須走路五分鐘。

郭台銘選擇在「中國第一廠」興建夏普智能家電研發中心,既是取一個好兆頭,也代表全集團正迎向新的轉折點─低毛利的組裝業務外,新增高利潤的品牌銷售。

收購夏普後,富士康組織了內部代號為BCS的「特種部隊」,意思是B次集團、C次集團和來自日本夏普(S,代表Sharp)的精英,被郭台銘派往負責夏普白電部門。

鴻海的B次集團成員,外界可能很陌生,其實這是鴻海與國際頂尖品牌共同設計產品的部門,成立已20年,每年為富士康貢獻了高達台幣5000億元的營收。而C次集團則專職模具開發。

現任BCS創新智能家庭產品事業群總經理姜志雄回憶起,去年中被郭台銘突然找過去說話。

郭台銘告訴他:「你把夏普白色家電扛起來。」

姜志雄一聽,馬上回答:「我怕我做不好,這輩子我連冷氣孔都搞不清楚,我也不會講日文。」但郭台銘沒放棄,持續說服:「你只要做一件事情,把國際頂級產品的設計DNA灌入夏普白色家電就好。」

這時候,姜志雄才恍然大悟。夏普白色家電技術先進,但缺少兩個東西,一是工業設計太傳統,二是缺乏智能化,對夏普來說,物聯網仍像是天方夜譚。

 
 

溜滑梯、遊戲室 激發靈感

儘管隔行如隔山,BCS創新智能家庭產品事業群仍扛下重任,第一項工作就是打造新夏普的研發大樓。花費台幣數千萬元的A2大樓,迥異於富士康廠房的呆板軍事化,可以說是轉型的重要見證。

「這棟大樓想表現的意義,首先它不是製造的富士康,而是創意的富士康,」A2裝修風格的總設計師姜志雄說。

共有三層樓的A2,每層面積2500平方公尺,自2016年10月展開重建,三個月完成裝潢,2017年1月19日正式啟用,皆由富士康自己採購、設計及建造。

站在中心前,宛如博物館的外觀,洋溢著人文氣質。走入室內,第一感覺彷彿踏進美國矽谷充滿遊戲風的網路公司。

從三樓溜到二樓的不鏽鋼螺旋滑梯,由郭台銘指定「標配」,且製造不假他人之手,由富士康集團內的其他生產部門負責,是正宗的Made in Foxconn。每次溜著滑梯,員工都有回到兒時的感覺。

交錯在辦公大廳中的是零食飲料吧台,隨時可以去活動的撞球桌和瑜伽室,並貼心設置了淋浴間,運動累了可以沖涼。戶外開闊的陽台上,木桌椅加遮陽傘的咖啡座,令人心神放鬆。

A2建築採用金屬、原木、玻璃和光線四種元素。姜志雄指出,由這四種元素構成的空間,讓人視野開闊,而不是自己待在一個封閉空間裡。在這裡,產品開發人員隨意穿行,享受陽光,有利於激發靈感,讓創意工作變成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二樓入囗處,特別設置了一扇格子屏風,擺放著藝術品和一些四方木箱,裡面都是空的,哲學寓意是要保持空杯心態,才能裝入更多。

而樓梯做為主要通行的管道,也改變了通常設置在偏僻角落的慣例。宏偉寬闊的24級木樓梯,設置在A2正中央,將樓層間完美的連結起來。做為通道之餘,亦可轉做階梯教室,成為同時容納100人的演講舞台。

特設的冥想室約三坪大,當腦袋思緒混亂時可來此放空,把門關上與外界隔絕,四面的烤漆玻璃牆上,隨手就能寫下想法。

冥想室的靈感源自禪宗六祖惠能禪定頓悟、明心見性的典故,在靜與動間,追求產品創新設計的渴望。

以三人為一組的辦公桌,則參考了新創設計公司的巧思,既提供更大作業空間,亦不失活動的便捷性。以人為本規劃出半開放卻又不失隱蔽性的小組討論區,不打擾同事的同時,也保證了一定程度的隱私。

「我們桌子的擺法,是沒辦法在其中找到界線的,」鴻海B次集團投資總處與經管總處副總經理李國瑜說,除了最高主管擁有獨立辦公室,其他人的辦公桌尺寸一律平等。

A2的空間設計雖然丟掉過去對富士康的刻板印象,卻濃縮了製造精華。一樓的實驗工廠可進行產品測試,二、三樓群聚工程師及設計師,從事白電新品開發,建造中的後棟,也計畫一條小生產線,提供新產品測試。

品牌轉型 答題者成出題者

樓上進行開發設計,樓下做樣品機,後棟測試小批次量產,如此的「開發一條龍」,力爭用最快的速度把研發變成產品。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僅需一週,便可驗證產品新設計的可行性。

「我畢業後來定這裡了!」5月初,40餘位來自新竹清華和北京清華大學的碩博士生前來參觀,現場仿照故宮博物院的講解模式,每人發一個耳機導覽,所有人都覺得在這裡工作太棒了。事後調查,這一團67%的人有意願在拿到學位後到富士康工作,甚至有人當場就爭取就職機會。

A2致力於顛覆框框,把枷鎖拿掉,工作方式也跟一般工廠完全不一樣。

特闢的一整面牆上,掛著姜志雄鑽研多年的「設計心法」,其中一片板子上書寫著「自由和紀律」,說明了夏普智能家電研發中心的某一種極端。

「這兩者結合在一起,是會讓人發瘋的,」姜志雄說,新的管理方式是開發人員在發想的階段可以天馬行空,當發想完畢定案了,在達到目標的路途上,則要非常固執己見,一定要執行出成果,這就是自由和紀律。

「通常自由完之後馬上要紀律,紀律結束後又馬上要自由,」姜志雄說。

素來,富士康員工常被比喻為代工大軍,每個人的腳步都要一樣,客戶說往東就往東、往西就往西,代工廠是客戶的手跟腳,腦袋在客戶那裡,客戶是出題者,代工廠是答題者。唯有部隊式的紀律嚴明,方能完成任務。

但在A2,正在透過夏普完成富士康的品牌轉型,角色必須轉換,要從答題者變成出題者。

姜志雄比喻,做代工的時候,上班第一件事情是看email,檢視客戶給你的指示;現在做品牌,已經沒有來自客戶的指示了。他半開玩笑教團隊在桌子上放一個鏡子,每天早上上班看鏡子,鏡子裡的人就是給你指示的人。「也就是自己要給自己下指令,慢慢就會轉換心境,這是和以前最大的差別。」

目前A2夏普白電的工作人員約500人,由富士康及夏普的員工組成,未來預計擴張到上千人,其中日籍員工於大阪及深圳之間短期往返出差,約有數十位。在分工上,夏普多為專利技術的提供者,搭配富士康的設計、製造及銷售能力予以整合,強強聯手,以中國為新夏普的首發市場。

「激發多國籍團隊的創意,不能靠喊口號,」李國瑜指著玻璃牆上寫得滿滿的字,包括「滿漢全席一鍵搞定」「女神的美食神器」「是哥帥還是鍋帥」「只要有鍋秒變廚神」等,這些都是針對中國市場構思夏普無水鍋的廣告詞,創意十足。

這次討論時,李國瑜當場拿出人民幣鼓勵,每有人說出一個點子便自掏腰包當場發一個紅包給他。「如果提的點子受重視,他們就會認真想,」李國瑜說,重點不是發鈔票,而是營造出共同參與的氛圍。

最後,這些所有想出來的廣告詞,全部拿去給外面的專業機構篩選,而不是主管決定,凸顯公平。最後被選中的再加發微信紅包,以示鼓勵。

富士康的未來是走向品牌。創意大樓裡面發生的一切,就是這條未來之路的新里程碑。

【本文摘自《遠見雜誌》7月號;訂閱遠見雜誌知識庫;訂閱遠見雜誌電子版

遠見

《遠見》雜誌藉由觀察、採訪、民意調查,深入分析報導台灣社會的大脈動,提供與世界趨勢互相映照、反思的平台,希望能夠用財經知識拓展前瞻視野,以人文養分積累素質品味,成為台灣以及整個華人社會中「前進的動力」。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許世明》走火入魔的白色巨塔

離職風波 長庚急診醫:完美落幕
圖為台北長庚急診。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 106年7月3日

近日長庚醫院的風波頗值得醫界省思。長久以來,台灣許多醫院的管理僅是個手段,其實是為了收入贏虧。大部分的醫院根本就沒有績效管理,只有績效考核,卻認為這就是績效管理的全貌;尤其是在KPI(關鍵績效指標)等工具被引入之後,更經常流於考核的程序、工具和手段,而忘了目的。績效考核,不應僅限於醫院個別部門業績,也不應因服務收入牽扯到醫師個人升遷。

 

績效的定義不應只看收入盈虧。醫院主事者應該了解績效管理之核心價值與目標,要重視部屬適才適所,並幫助部屬潛能最大化,同時也讓大小醫師更關注提升自己,以符合醫院未來的需要。這樣才能人盡其才,充分發揮企業的能力和潛力。

包括醫師等知識工作者,更重視個人的自主性,他們不喜歡被控制。醫院管理者應該重視如何創造良好的情境和生態環境,能激勵所有醫生、護士和醫事人員的主動性和積極性,自動自發地投入工作。最能直接影響績效的關鍵因素在於:讓每個醫護人員每天都有機會做他最擅長的工作,發揮他們原先投入這個行業的使命與天職,讓大家能夠樂在其中的工作。

醫院裡頭充滿各種不同性質的醫療服務部門,有的是在第一線直接面對病患,但更多的是創造優質醫療品質的支援部門。各部門要能各展其才、各盡所能,來促成最佳的醫療品質。在管理上,各部門都可以是一對多或多元體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以推動整體醫療機構的發展。

包括急診科、病理、影像、麻醉或甚至小兒科、產科可能都不是賺錢單位。在績效管理上,絕對不能用一個僵硬的工廠生產線的管理方式以偏概全。

美國梅約醫學中心的薪資待遇並非齊頭式,也非以績效來評估,他們給的薪資是以美國各頂尖醫院該部門平均的薪資,而且大約都在這個領域行業平均的前15%。當你光榮地被聘請到梅約醫學中心,不用績效去監督,每位醫師都會戰戰兢兢在他的崗位竭盡所能為病患服務。

醫院管理者要相信自己的能力,要以德服人,醫師才會盡其所能做好醫療本業,也會愛護這個醫院。醫院經營者常把以「病患為中心」的口號掛在嘴邊。重點是醫師若不保持一個終身學習的態度,不時時努力精進自己的專業知識與技術,而有虧於照顧病患的職責時,就沒有做到視病猶親,以病患為中心的神聖使命。

(作者為前台大醫院副院長)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