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1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聯合/推動綠能不能光靠天氣、運氣和意氣

2016-11-05 03:16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巴黎氣候協定11月4日生效,綠色和平組織指出,政府雖喊出「2030年降至2005... 巴黎氣候協定11月4日生效,綠色和平組織指出,政府雖喊出「2030年降至2005年標準再減20%」的目標,至今卻無作為,呼籲《電業法》須及早修法且做好配套。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巴黎協定昨天正式生效,全球將共同努力減碳,對抗暖化;但台灣因各部會協調不順,仍提不出具體計畫。行政院日前將《電業法》修正草案送立法院審議,被視為我國邁向非核家園、啟動能源轉型的關鍵一步,希望藉此營造發展綠能的友善環境,進而填補核電除役的供電缺口,甚至取代部分火力發電,讓我國完成能源轉型。問題是,實現綠能和減碳須有全套的規畫,光有目標、卻無路徑,不可能實現理想。

從德國、日本等國的經驗看,能源轉型是一個耗時、耗錢的過程,我國自不可能只靠修一部《電業法》即完成大業。從近期國內幾個事件看,新政府推動能源轉型,仍是說多、做少,甚至可以說,是在「靠三氣」─靠天氣、運氣、和意氣。

上月底國內供電亮出紅燈,備轉容量僅剩不到九十萬瓩,這是我國秋天首見供電如此吃緊;所幸近日天氣轉涼,暫解燃眉之急。供電情勢走到「看天吃飯」的地步,政府要負百分之百的責任。首先,國內並非真的無電可發,而是政府要求電廠不發電。以核一廠一號機為例,前年歲修時因燃料把手鬆脫,雖早修復,但迄今不准恢復發電。原能會認定一號機安全無虞,閣揆林全與經濟部長李世光也曾鬆口考慮重啟一號機,但最終仍不敵綠營強大的反核壓力。

日前秋老虎發威,國內供電不足窘境畢露,台電必須挖東牆補西牆,連試運轉中的林口新燃煤機組也被迫提前加入發電。另一方面,台電透過需量競價方式,懇求廠商減少用電,以便台電用較高電價向他們「買」回電力,供民生之用。目前回購的電量已逼近九十萬瓩,若沒有這些廠商,台灣其實已面臨限電。

讓還在試運轉的發電機組提前上陣,或要求廠商減少用電以紓解供電危機,這種「賭一把」、「靠運氣」的供電模式,絕非正常國家作法。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日前即公開對林揆說出重話,對供電情勢表示憂慮;作為國家產業主力的半導體業,不能一秒鐘沒有電,但政府卻無法保證供電無虞。

對於張忠謀的質疑,蔡總統回應說,政府會兼顧能源轉型與穩定供電,不會有所偏廢,「無論如何台灣必須要向前走。」這麼空洞的回答,仍未說清楚政府的能源政策要怎麼走。更雪上加霜的是,台中、雲林與彰化等民進黨執政縣市,正在鎖定火力電廠開刀,台化汽電共生廠甚至被迫停工。綠委蘇治芬更質問李世光:政府是否可以直接關閉台塑與台泥的燃煤發電廠?而經長只能諾諾回覆,稱要帶回研議。

以德、日大力推動太陽能、風力發電等再生能源的經驗看,在等待綠能比重提升的過程中,仍要靠燃煤電廠來維持供電的穩定。而且,風力、太陽能是「看天吃飯」的能源,以台灣的多雨多颱,其穩定性仍有待檢驗。尤其,綠能勢必帶動電價上漲,但蔡政府無法說實話,卻騙人民說不會漲電價。

再說,德國為綠能建構新電網,及向他國購入的電力,總體統計下來,其實並未達到減碳的效果,反而碳排放量增加。目前,台灣並沒有同時放棄核電、又不要火力電廠的條件,但民進黨中央與地方各為政治利益意氣用事,又如何順利推動減碳和能源轉型?

推動能源轉型,首先要盤點總體供電能力並訂出減碳目標,明白告知人民真相,以便各界提早因應。其次,中央與地方必須共同研議,對電廠運轉、空汙控制、機組更新等取得共識,不能各自為政,讓人民無所適從。第三,加速推動興建北部天然氣接收站,並思考是否擴建中部天然氣接收站,增加天然氣發電比重。做到這三件事,才能為發展綠能爭取到黃金時間,並兼顧能源轉型與供電穩定。

今年台灣供電的多事之秋,正是未來幾年我國供電危機的預警。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要蘋果手錶爸媽不買!9歲男孩擺攤月入3萬

泰倫(Tadyn Flood)想要一副蘋果手錶,無奈爸媽不同意。(圖/perthnow.com.au)
泰倫(Tadyn Flood)想要一副蘋果手錶,無奈爸媽不同意。(圖/perthnow.com.au)

零用錢不夠怎麼辦?當然是自己賺呀!澳洲墨爾本一位9歲男孩泰倫(Tadyn Flood)想要一副蘋果手錶,無奈爸媽不同意,泰倫只好自己想辦法賺錢,他開始賣起了手工香薰蠟燭,並且在每周四將功課做完以後,就到市場擺攤,蠟燭的定價設在每根10-15澳元(約新台幣224-366元),如今他的營業額每週超過了300澳元(約新台幣7332元),依此類推,月收有望達新台幣3萬元。

泰倫的媽媽喬安(Jo-Ann Flood),得知兒子做的事後又驚又喜,並好奇兒子的生意頭腦從何而來。她說:「我在捷星航空工作,丈夫是一名郵差。當兒子說想自己攢錢時,我還以為他只是想做點家務換零花錢。」

泰倫自製手工蠟燭賺零用錢。(圖/perthnow.com.au)
泰倫自製手工蠟燭賺零用錢。(圖/perthnow.com.au)

沒想到,9歲的泰倫卻要了製作蠟燭的工具,自己看了YouTube的教程,學習了製作蠟燭的技術,嘗試做出了6支蠟燭,並以每支5澳元的價格賣給自己的奶奶,接著使用這筆錢投資於蠟燭製作中,並最終達成所願。

初嘗甜頭的泰倫開始儲蓄,希望能開一家實體商店,甚至為了調查Chadstone購物中心租一個店面有多貴時,自己做了很多評估和分析。

喬安表示,兒子從他的從商經驗獲得了意想不到的好處,如今泰倫數學也變好,「他終於了解數學課的除法該怎麼用了」,為他買了一盒子1000支燭芯,得計算出做一支蠟燭的成本是多少。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錢人要怎樣才能夠體驗貧窮?

Cheng Lap 28 Jun, 2016
攝影/記者王騰毅 攝影/記者王騰毅

 

電視臺有一個類型的綜藝節目是這樣的:找一些有錢人,然後讓他過一天所謂窮人的生活,例如只給他一天多少錢去消費,睡個甚麼地方幾天,吃個甚麼飯盒,做一些比方說掃街之類的工作。然後,再讓當事人發表感想,有些人會說,我之前都不知道;有些人會說,其實這樣的生活都是可以過得去之類。

站在娛樂的立場來說,就算他並不真實,貨不對辦,只是做秀,也無所厚非,這是一種表演,跟小丑耍雜技和脫衣舞的本質是一樣的,我們不必以道德立場去檢討這種節目,犯上「那些小丑丟肉批的節目侮辱了飢荒的人」的錯誤,拿受害者或者弱勢者的情感角度去看問題。它是娛樂,是商業,不是慈善,也沒說過要拯救世界,無謂將這件事情變成原教旨主義爭論。

但我們還是可以去想一件事:經歷一天窮人的生活,真的是在體驗貧窮嗎?雖然我沒有調查過,不過我可以合理地推想,大部份人(窮人)都會覺得這無法真的體驗當窮人的味道。

在一天裡,明明是吃同樣的東西,住同樣狹窄骯髒的地方,做那麼辛苦的工作,用那麼少的錢,但那並不是貧窮。一個有錢人,他也可以去露宿,然後像雨傘革命的佔領區一樣,住在帳幕裡,沒有溫水洗澡,要自己劈柴勞動,吃的可能也是罐頭。但我們不會說露營就是體驗貧窮,所以,就算有錢人跑去參加那些節目,吃一天的魯肉飯,本質上和露營活動是沒甚麼分別。

貧窮並非純粹外在的,客觀的物質狀態,慈禧太后沒有冰箱,但我們現代的窮人有冰箱,我們可以輕易喝到一罐冰的可樂,而慈禧太后大概沒有這個福份。我們在某方面的物質生活很可能比慈禧太后要好,可是,她還是有錢人。

這裡的分別,並不在於時空,而是社會與精神上的處境。請不要誤會,我不是扯甚麼精神富有,打飛機似的覺得自己是精神上的李嘉誠。我說的是貧窮實際上是一種長遠的精神壓力。

物資上的貧乏,會使我們貧窮,但是貧窮狀態一旦產生,它就不是指物質上的貧乏,而是物質貧乏下對人產生的效果。貧窮者的問題,不在於今天吃的飯令人不滿意,也不在於今天要睡在狹窄骯髒的地方,而是他看不到這件事在未來會改善,甚至連今天擁有的也保不住。今天吃的飯難吃,明天可能就是沒飯吃。今天住的地方很差勁,明天就是連住的地方也沒有。

貧窮的本質,是一種長久的不安全感和恐懼。貧窮者,過去已因為貧窮失去了很多,可能是健康,幸福,以及青春,今天得到的東西,全都是過去殘留僅有的東西,而他們害怕會連這些都失去。要用一句說話去形容貧窮,它不是粗茶淡飯,不是衣不蔽體(特別是發明了比基尼後),不是家徒四壁(特別是有了極簡主義家居後),而是「朝不保夕」。

所以,窮人會過度珍惜手上那其實不多的金錢,斤斤計較,因為他們害怕使用了之後就不再回來。所以,窮人會對於很少的財物損失都非常憤怒,因為他們用了很多心血才得到,那一丁點的損失在他心裡也會放到很大。窮人願意為一點希望,例如六合彩,例如一些老鼠會之類的發達機會,花盡一生的積蓄,因為他們一生最欠缺的是希望,希望也是他們捨不得損失的東西。

窮人對未來充滿恐懼,害怕失去自己的一切,家園,食物,尊嚴……只需要一次疾病,或者一個政策,他們一生的努力就會化為泡影,剩下一片黑暗。每天都活在這樣的惡夢裡,而他們的人生所追求的,就是脫離這種恐懼的陰影,即使窮其一生往往都不會成功。這樣,才是窮人。

當一個不是窮人的人,體驗一天他們的生活,裡面既沒有那個失去很多的過去,也沒有那個不安的未來。他只是暫時進入一天的清斂。他既沒有失去過甚麼,他也感受不到未來的黑暗,所以,節斂一天,勞動一天,是無法體驗貧窮的。

倒過來說,如果貧窮的人能看到未來,感覺一天比一天變好,即使他只是粗茶淡飯,住的地方也很差,他的貧窮問題,也解決了一半。因為雖然保不了朝,但至少他看到了那個有希望的夕,這樣,他的不快樂,也會大量的減少。聽起來好像是騙局,但是貧窮的人,最需要的東西,正是希望。

理解不到這點,是無法處理貧窮問題的。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