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聯合/國民黨和洪秀柱立即該做的三件事

2015-07-14 01:28:08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經過一番協商,洪秀柱不再提「一中同表」,並同意回歸黨的「一中各表」和「九二共識」立場;接下來,她將在七月十九日全國黨代表大會成為國民黨正式的總統提名人。風波雖暫平息,但洪秀柱要如何重新凝聚黨內外民意支持,國民黨要如何提供她有力的組織後援,則必須快馬加鞭進行,不可再觀望猶疑。

國民黨目前其實看不到太多備戰氣氛,各方態勢,似乎抱著一切「等洪秀柱正式提名再說」的心情。至於洪秀柱陣營,也未把握此一空檔積極造勢,主動下鄉爭取藍營及中間選民的支持,平白浪費了不少時間。事實上,選舉造勢是兩個不同層次的經營:在黨內雜音很多的情況下,候選人可以藉外部支持力量的營造,來促迫黨內異議者的歸附;否則,如果缺乏外部支持,就只好自己向反對者稱臣。但目前看來,國民黨中央心存觀望,洪秀柱陣營戰略不清,倒是一些唱反調的跳樑小丑眉飛色舞,見縫插針,這是洪秀柱氣勢下墜的主因。

從大局著眼,國民黨若希望打出一場有氣勢的選戰,洪秀柱若希望選戰能有節奏地開展和突破,至少有三件事,是國民黨和洪營在全代會前必須先努力做到的。

第一件事,在戰略上,洪秀柱和國民黨必須建立比較清楚有效的攻守分工,避免重演「一中同表」的類似爭執。兩岸政策的攻防,一直是藍綠在全國性選舉的重要議題,馬英九兩次勝選都與兩岸政策較受選民肯定有關。洪秀柱的「一中同表」主張,並非不可取,但可行性未經驗證及不易說明清楚,都是問題。洪秀柱不再提「一中同表」,是務實的妥協;但站穩立場之後,應適時向對手發動攻勢,不要一味陷於自辯,那無助於加分。

在其他民眾關心的公共議題上,洪營和國民黨可以採取「分進合擊」的方式:在點的突破上,由洪秀柱扮演先鋒;在政策架構的論辯上,則由黨部和智庫扮演側翼及後衛,提供彈藥支援。洪秀柱的特色是潑辣、直白、感性,用來戳破空心蔡的模糊、閃躲,頗有作用;但當綠營辯士出動時,就需要黨部和智庫的聲援。這類分工模式,必須設法建立,且迅速啟動。

第二件事,是洪秀柱的團隊必須盡快找到自己的「大腦中樞」。在正式提名前,是由李四川「暫代」競選辦公室總幹事。但李四川一則身兼國民黨秘書長,不可能全力投入辦公室事務;二則他長於行政事務,並非選戰老手,在短時間內要黨務和選戰兩頭兼顧,恐怕力有未逮。

民調破磚後,洪秀柱的選戰節奏顯得雜亂無章,主因就在缺乏作戰「大腦」,因此缺乏創造話題的能力。洪秀柱必須盡快覓得能夠整合各項競選資源,並且規劃選戰策略、步驟的「大腦」。這樣的人選,除了必須有豐富的選戰經驗,也須具備溝通、協調能力。而溝通的對象,不能只限於黨中央,更包括府院執政團隊、黨籍立委乃至地方人士。如此,才能讓選舉團隊在最短的時間內步入正軌,就作戰位置。

第三件事,是擴大團隊的參與,尤其是要容納「不一樣的聲音」到團隊內。到目前為止,洪秀柱的團隊除了加進兩位發言人,其餘幾乎都仍是初選階段的老面孔,黨內外為洪秀柱衝鋒陷陣的民代、同志屈指可數。主要原因,就是其團隊過於封閉,未能積極覓才使然。有人批評洪秀柱支持者「只限北部」、洪的專精領域「只限教育議題」,甚至「政策缺乏溝通」等,原因皆在此。

洪秀柱由立法院副院長躍居準總統參選人,層次大不相同,過去的人才庫、社交圈顯已不敷所需,必須快速大量注入新血。從決策的多元性考量,團隊不應該是一言堂,要有傾聽不同意見的氣度,才能降低決策盲點。從領導者的高度考量,必須要能夠吸納不同領域甚至意識形態者加入團隊,才能夠說服所有的選民,自己具有當總統的格局。

要在短時間內完成這三件事,並不容易。尤其別忘了,蔡英文不僅是以逸待勞,而且是手握舉黨之力為自己輔選;如果國民黨和洪秀柱無法迅速擺脫磨合不順的困境,這場選戰可以說已未戰先衰。正因如此,洪秀柱和國民黨中央更應開誠布公,攜手合作。試想:藍軍合作都未必打得贏,分裂的話,豈有活路?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文華/比爾蓋茲媽媽給台大學生的話

2015-07-11 01:54:31 聯合報 王文華(作家、「夢想學校」創辦人)

 

圖為少年時的比爾蓋茲與其母親合影。圖擷自rediff.com

分享
 

台大學生登山募款事件發生時,我想起比爾蓋茲的媽媽。

比爾蓋茲的媽媽叫瑪麗蓋茲,當過老師、待過銀行,後來在聯合勸募服務。

一九九四年,她六十四歲時,不幸得了癌症。那年比爾蓋茲卅九歲,準備結婚。

婚禮前幾天媽媽幫新人辦趴。那時她的身體已經很虛弱,但仍打起精神,念了一封勉勵新人的信。那封信的最後一句話是:「上天給你們最多,對你們的期待也最多。」

六個月後,她過世了。

兒子和媳婦聽懂了她的話,變成史上最有影響力的慈善家。他們知道自己得到很多,於是付出更多。

瑪麗蓋茲的話,也適用於台灣所有正在享受優勢的人,包括我自己。

一個人的成功,除了個人因素,還要有各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出生的時代、居住的國家、家人和朋友,都影響一個人的命運。

就以比爾蓋茲為例,作家葛拉威爾在《異數》這本書中分析,國中時有九件事同時發生,造就了他未來的成功。包括爸媽有財力送他進西雅圖的貴族學校;那所學校是當時少數有先進電腦的中學;有位同學的爸爸是電腦公司老闆,給比爾蓋茲打工機會;比爾蓋茲家離華盛頓大學很近,他可以半夜去用大學的電腦…

當然,比爾蓋茲本人的聰明、努力、眼光毋庸置疑。國高中那五年,他平均每天使用電腦八小時。創業後為了服務客戶,他離開哈佛搬到新墨西哥州,廢寢忘食地工作。

但就算有實力和努力,他也需要媽媽介紹在IBM的熟人,才讓微軟在草創時期能為IBM寫作業系統,奠定公司的基業。

也許比爾蓋茲記得當年是怎麼打進IBM的,所以當媽媽說「上天給你們最多」時,他立刻就聽懂了。他在接受葛拉威爾訪問時,第一句話就說:「我非常幸運!」

你覺得自己幸運嗎?

我無比幸運。從小到大,我占用了很多優勢。我用了父母的資源,上私立中小學。用了國家的資源,上公立高中和大學。用了媒體和社會資源,推動我的理想。

我曾在使用這些資源時,覺得理所當然,是我努力後應得的。偶爾拿不到時,會怨天尤人,覺得世界不公平。

但後來我發現,很多人跟我一樣努力,卻沒得到這些資源。所以沒什麼是「理所當然」,沒什麼是「應得的」,當輪到我拿不到時,我最沒資格抱怨。

資本主義的特色是富者越富,成功者容易越成功。所以既得利益者很容易,也習慣於,去拿更多。比爾蓋茲媽媽在臨終前,教他兒子去扭轉這一開始就傾斜的天平。於是他兒子在資本主義中大獲全勝之後,回頭重新定義資本主義。

我也是台大生,看到社會砲轟學弟妹,感受很複雜。如今事過境遷,我對自己、學弟妹,和其他社會上占據優勢的朋友說:這社會有很多不公平,而我們通常是受惠者。我們得到的好處不全然是應得,更不是理所當然。我們已得到很多,接下來要得到更多相對容易。但在拿更多之前,可以想想:成功,是拿到多少,還是付出多少?

(作者是作家、「夢想學校」創辦人)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周行一/教育問題應得到全民關注

2015-07-12 02:29:21 聯合報 周行一

許多人問:「台灣的未來樂觀嗎?」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有太多的變數決定我們的未來,國際政經情況、氣候的變遷、台灣的對外貿易關係等等,不一而足;不過「人」,也就是我們自己,才是決定台灣未來的最重要因素,就像成語「人定勝天」的意思,「人」有能力可以扭轉乾坤,改善現狀。

任何一個機構的領導人或管理者最關心的,就是組織內是否有足夠的人才能夠做事。我們常聽別人說,人對了事情就對了,人不對,機構的策略、資源分配、組織設計、流程管理等都不可能會對,國家更是如此,不僅我們每一個人都擔負著社會進步的責任,我們選出的民意代表與政府官員更是決定國家方向與行政效率的人。

所以人力資源的素質應該是我們大家最關心的。教育是改善人力素質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台灣的父母非常重視教育,都願意不計成本地投資在子女的教育上,但是教育的生態環境卻不是個別父母可以掌握的,良好的教育制度設計,才可能產生優質的教育環境。教育的生態環境包含了正規教育學校、其它具教育功能的機構(例如補習班、托兒所、代辦申請國外學校入學的機構)、為學校提供服務的機構(例如營養午餐店、校車)、主管機關(如教育部、勞委會等)、學生、家長、父母等,它們之間的關係、互動和行為決定了教育的良窳。

明年初是總統與立法委員的選舉,在民主社會中,選舉議題多元化是正常的現象,兩岸關係、社會福利、社會公平、經濟發展、環境保護等當然應當受到重視,但是教育這個最關鍵的議題在歷次選舉中卻未得到應有的重視,有許多大家應該多關心的教育問題,需要受到未來的總統及立法委員的高度關注。例如:

國家對高等教育的投資不夠,當新加坡、香港、澳門、中國大陸都在策略性的投資高教時,台灣如果學費不能漲,該怎麼辦?

很多父母願意投資在子女教育上,卻不知道自己如何教育子女,父母該向誰尋求協助呢?

當所得差距擴大,弱勢孩童已輸在教育的起跑點時,該如何真正做到教育機會均等呢?當高中正規教育的成效得不到父母的信任,學生上補習班的情況愈來愈惡化時,該如何確保學校教育能達到應有的效果呢?

當政府為了教改做了這麼多努力之後,父母、學生及學校仍然以分數至上為教育成果的最終檢驗標準時,如何真正做到平衡的高中教育呢?

當年輕人的所得增加緩慢,反映的是工作技能的附加價值不夠時,該如何教育出擁有創新能力的年輕人呢?

當年輕人的英文能力低落,國際觀跟不上我們的競爭對手時,該做什麼才能扭轉頹勢呢?

以上這些問題只是台灣諸多教育問題的少數例子,教育問題經緯萬端,非常複雜,需要政治領導人的高度重視,並大力喚醒民眾的注意力。民主政治是兩面刃,優點是人民可以自主選擇政治領導人,但缺點是政治領導人會追隨民意,當民眾不重視教育議題時,政治領導人對教育議題的關注也會減少,所以父母們應當努力瞭解當前的教育問題,多方參與教育問題的發生與討論,一方面可激發政治領導人的關注,另一方面可避免重要議題被少數人主導。

教育是最重要的事,但因為迫切性低,經常被我們忽略了,所以應當得到全民的關注,以免積重難返,造成無法承受的後果。

(作者為政治大學校長)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輸入密碼
  • 請輸入密碼:

經濟/迎向破壞式創新 帶動進步

2015-07-01 01:58:35 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成立僅五年的叫車服務行動應用軟體商優步(Uber),近來進軍各國叫車服務市場,如今更想投入研發自動駕駛車市場領域,與Google別苗頭,未來甚至還可能規畫進入物流等新領域。不過,Uber的新商業模式也衝撞世界各地的法令與業者利益,引起各國抗議與抵制,法國甚至出現司機罷工癱瘓交通事件。

儘管Uber對行業、社會、法令都帶來鉅大衝擊,但許多消費者對其服務正面的回應,仍讓Uber快速成長,最近一輪融資更讓估值突破500億美元,超越標普500大中八成以上的公司。

Uber在眾人驚呼中成長,只是網路雲端時代破壞式創新的案例之一,類似故事早已層出不窮,而且遍及各行各業,面對這些改變社會的創新力量,我們應該非常珍惜並且維護它,只是很可惜的是,此刻急需經濟轉型的台灣,最缺乏的就是這種破壞式創新的力量。

隨手舉幾個案例,就可以發現台灣對改變與創新所抱持的態度。在歐美、中國等地已發展多年的第三方支付,台灣至今年5月才上路,已晚美國16年,也比中國慢了近十年,如今大陸的支付寶早已攻進台灣,高雄六合夜市早就有攤販利用支付寶收帳,消費者只要用手機掃描就可直接付帳。台灣業者尚未加入這場戰局,但勝負已分。

不僅第三方支付法上路緩慢,對於互聯網金融中關鍵的網路借貸平台應用(P2P),如今主管機關金管會更直接說因為國情不同,台灣不准做這項業務,直接阻斷網路可能對金融業帶來的改革力量,殊為可惜。網路已是各行各業能夠再擴大發展的基礎,許多人現在都在談物聯網商機,但物聯網最重要就是需要軟硬整合,台灣有很強的硬體,若缺乏網路雲端的生態體系,未來要摸索的時間勢必拉長。

除了網路,近年來另一個創新動力是自造者(maker)風潮,由於3D列印更加便宜普及,讓喜歡動手做的人可以發揮個人創意與風格,並成為帶動社會創新的力量。但台灣教育體制仍偏重升學主義,缺乏動手做的課程,難以建立自造者文化,雖然台灣也跟著潮流舉辦各種Maker Faire活動,但要形成創新創業風氣,仍有長路要走。

因此,若想讓台灣再度走上創新之路,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對於規範虛擬網路世界的法規,一定要加速鬆綁,未來不僅像Uber這種公司會出現,生活中的各種應用,很可能都會出現類似的挑戰者,衝擊原本的行業秩序,主管機關在維護既有業者利益時,也不應該限制新力量的誕生,畢竟競爭一向帶來進步,政府的管制方法也需要因應時代做調整。 第二件重要的事,則是要建構一個讓創新力量可以發揮出來的生態環境,包括從教育體制進行改革,翻轉當前僵化的教育,讓動手做的課程即使不納入體制內,也要在體制外提供一個自主學習的機會,讓創意思考可以在做中學

事實上,目前台灣的社會氛圍對於創新創業仍很不友善,父母傾向於鼓勵孩子爭取穩定的公職,法令對於創業的限制也還很多,因此雖然現在到處都有育成中心、加速器或各種創業比賽,但創業需要面對許多考驗,需要社會各種力量的支持,尤其是來自舊經濟的資金(old money),若能夠順勢導入,更是關鍵力量。Uber創辦人卡拉尼克早年輟學創業時也曾慘遭失敗與破產,但再度創業時依然取得許多資金的支持,正是最好的例子。

台灣一直不缺創業家精神,早年提著公事包跑遍全球的創業家很多,台灣對於新科技、新觀念的接受速度也很快,從臉書、Line到阿里巴巴,台灣都已是全球滲透率最高的國家,但面對網路雲端的興起,台灣卻沒有快速跟上,讓自己成為參與地球村裡創新的一員。未來台灣要思考的不是消極抵制,而是應該大力擁抱,把具有創新動能的力量引進各行各業。

大孩子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